崔美美眉頭皺的更緊,凌風嘆了口氣,道:“在這貴族學校中到底誰是詛咒之子,我們並不是很清楚,因爲詛咒之子的身份都是特別隱祕的!”

“記起隱祕?開什麼玩笑?對於我的身份你們似乎非常的清楚,現在說這種話是想糊弄我麼?”趙小川惱怒道。

“並不是糊弄你,而是確實如此!因爲詛咒之子雖然本身非常的強大,但是在前期卻十分的弱小,而且在貴族學校中還有一個傳說那就是可以詛咒之子其實是可以被剝奪的!”凌風沉聲道。

趙小川身體微顫,心中隱隱有絲不祥的預感。

凌風說道:“其實這貴族學校中居住的除了我們這些被選中的預備禦鬼士外,還有一些科學狂人居住在裏面,他們的理念和我們的理念完全的不同!”

“他們不相信鬼神,只相信科學!他們認爲鬼神之力不過是一種以現在科學手段無法解釋的力量,只要利用科學的手段解析了這股力量,人類的生活纔可以得到進步!”

凌風說到這裏,趙小川心頭一顫,他想起了沈菲兒。

“沈菲兒口中的軍方應該就是屬於那一派吧?不然也不會將沈菲兒改造成那樣!”

正當趙小川胡思亂想時,凌風話鋒一轉,說道:“相對於這些科學狂人來說,我們這些人就相當於他們實驗室中最好的小白鼠!尤其是詛咒之子於他們而言,更是最好的小白鼠!”

凌風的語氣驟然變得陰森起來,趙小川一呆,愣道:“你什麼意思?”

“詛咒之子本身擁有的靈體力量要強於一般的御鬼士,所以他們很喜歡研究詛咒之子的身體!比如二十年前,有一名叫做王雅婷的女生就是當時貴族學校最有名的詛咒之子,甚至於當時她幾乎統一了整個貴族學校,連校長看見他都要退避三舍,可是。。”凌風變得有些猶豫起來。

“可是什麼?”趙小川追問道。

“可是這個女生最後卻死了,被一羣科學狂人殺死了!”崔美美接口道:“一幫科學狂人殺死了她,等人們發現她的屍體時,她死在了宿舍的一件廁所中!”

“她的身上扎滿了密密麻麻的針孔,肚子中的五臟六腑統統消失不見!而令人震驚的是她身上沒有半點詛咒之力的痕跡,就好像一名普通女生死去了!”

趙小川睜大了眼睛,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這麼厲害的一個女生居然就這麼死掉了?

崔美美沒有理會趙小川的驚訝,繼續道:“後來追隨着那名女生的勢力一天內土崩瓦解,人們意識到了科學狂人的可怕,尤其是對於科學狂人可以掠奪詛咒之力的能力感到心驚!從此詛咒之子和科學狂人就成爲了禁忌話題!”

趙小川沉默片刻,面色難看地說道:“那麼就是說,你們真的是不知道還有哪些人是詛咒之子了?”

崔美美點頭,遲疑道:“其實知道你是詛咒之子也是偶然,因爲詛咒之子相互間是有感應的,所以當初如果不是楓哥遇到了你,而我恰好目睹了你的入學儀式,你在劉莊子上又不隱瞞自己臉上的鬼臉圖案,說不定我們也不知道你是詛咒之子。”

趙小川聽到崔美美這麼說,眉頭緊皺。

凌風見趙小川不語,接口道:“趙小川,我們確實不能肯定還有哪些人是詛咒之子,不過如果是猜測的話,也許我們可以給你一些建議!” 離開刑堂的秦穆然,將從許子顏身上搜出來的U盤帶到了劉嘯的辦公室里。

找了一台電腦,秦穆然將U盤插入其中,當點開U盤裡面的文件以後,秦穆然直接愣住了。

U盤裡面只有一份表格,當表格打開,裡面的名單觸目驚心。

那記載的每一個人,那記載的身份,哪怕是秦穆然看到以後,都開始不由自主地倒吸冷氣。

他知道第一組在夏國肯定有什麼布置,可是沒有想到,第一組在夏國的布置會這樣的多!

幾乎每個重要的地方都多多少少摻雜著一些,雖然他們沒有多高的職務,可是耐不住隱藏的深啊,假以時日,他們接觸的東西會越來越多,到時候……想到這裡,秦穆然不敢再往下想。

「不行,得立刻打個電話給龍天正!」

當時明月照彩雲 秦穆然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當即拿起手機,撥打了龍天正的電話。

電話嘟了足足有半分鐘,龍天正才接通了電話。

「喂,小子,什麼事情,我正在開會呢!」

龍天正知道若不是重要的事情,秦穆然是不會主動打電話給自己的,所以哪怕是在開會,看到是秦穆然的來電,龍天正也是破例接通了電話。

「老龍,現在有一件非常嚴重的事情,我要告訴你。」

秦穆然少有的沒有跟龍天正鬥嘴,而是一臉嚴肅地說道。

「什麼事?」

龍天道聽到秦穆然這個語氣,眉頭一蹙,知道事情有些嚴重。

「許子顏現在在我的手中。」

「你抓到他了?」

龍天正有些意外。

「嗯,同時我還知道了一些事情。」

「什麼事情?」

「血手幫最近潛入中海,攪動中海的風雲,企圖攪亂五年大比,他們的背後勢力也查清楚了,第一組。」

秦穆然說道。

「第一組? 婚然天成,首席的VIP戀人 竟然會是他們!」

龍天正聽到這個消息也是有些意外。

「許子顏讓我保他一命,然後用一個重要的消息跟我交換,這個消息,我不能確定真假,但是我看了以後,覺得必須要告訴你們!」

「什麼消息?」

「我這裡有一份名單,上面都是第一組安插在朝廷里的人!」

秦穆然此話一出,龍天正頓時瞪大了眼睛。

「你說什麼!」

龍天正有些失態道。

「我們的隊伍裡面已經滲透進了不少第一組的間諜,他們分佈在大大小小的地方,甚至有的都已經身居高位,我不知道他們透露出去了多少情報,也不知道這份名單是真是假,但是只要你們國安針對調查,肯定就會有結果!」

秦穆然認真地說道。

「竟然有這樣的事情!」

龍天正有些匪夷所思。

在夏國,想要進入組織需要嚴格的審核,他們是第一組間諜的事情,難道連他們都沒有審查出來嗎?

如果秦穆然說的是真的話,那就真的是太恐怖了。

「名單在哪裡?」

龍天正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立刻問道。

「在我這裡,我現在就發給你!」

秦穆然立刻回道。

「好!穆然,這件事我會親自去處理,許子顏一定要保證他的安全!他活著,遠比他死去價值更大!」

龍天正有些不放心,叮囑了一聲道。

「我心裡有數,有消息告訴我一聲。」

秦穆然點點頭。

「好!」

說完,龍天正便是掛斷了電話,與此同時,他的手機再次一響,卻是秦穆然將電腦里的那個名單發給了龍天正。

龍天正打開表格,當表格中的名單落入他的眼中時,脊背生寒!

作為整個國家的監察機構,這麼多人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犯事,他都不知道,這是嚴重的失職行為!

王者榮耀之西行 不過,事關重大,龍天正也不可能不經過調查就貿然地去抓這些人,畢竟裡面可還是有些地位不低的人,一旦動手了,影響太大了!

這件事,必須要向一號儘快的稟報。

龍天正想到這裡,返身走進會議室,然後鄭重地道:「突發了一些事情,今天的會議就到這裡吧!」

年輕最好之處 說完,龍天正便是直接離開了會議室。

來到自己的辦公室,龍天正拿起面前的專用電話,撥打了一號辦公室的號碼。

電話很快就被接通,電話那邊傳來了一號熟悉的聲音。

「一號,我有一件很嚴重的事情要跟您彙報。」

龍天正猶豫了下,說道。

「龍老,什麼事情?」

「剛剛穆然發了個名單給我,裡面記載了第一組在我們國家的布置,我想申請調查!」

龍天正將自己的想法說道。

「第一組的布置?名單?電話里說不清楚,你還是來我辦公室彙報吧。」

一號首長想了想,道。

「是!」

說完,龍天正便是掛了電話,同時將秦穆然發給他的文檔列印成了文件,一起帶著向著四合院趕了過去。

大約十幾分鐘后,龍天正出現在了一號的辦公室里。

還是那簡樸的書房,一號正低頭伏案處理公務,當看到龍天正來了,也是放下手中的事情,給龍天正倒了杯水,道:「龍老,小秦那邊發現了什麼?」

龍天正接過水,取出隨身攜帶的文件,遞給了一號首長道:「一號,你看看這個吧!那小子給我發過來的。」

一號接過文件,當看到文件里的名字以後,面色也是變得凝重了起來。

雖然這裡面除了一兩個位置還算重要,其他的都是些無關緊要的職位,可是這麼多人,讓一慣制度森嚴的夏國看起來多麼的可笑。

「情報準確嗎?」

一號看著龍天正問道。

「那小子給的,我相信百分之八十!」

龍天正無奈一聲苦笑。

連他都沒有查出來,秦穆然卻是搞到了,是不是他這個三號首長有些太不稱職了。

「讓人去查!現在有了名單,就可以有針對性,不至於大海撈針,我相信,只要有問題,定然有馬腳!若是情況屬實,迅速肅清!」

一號首長目光中爆發出一縷精芒,面對這些人,他第一次展現出自己強勢的一面。

「是!」

龍天正站起身來,算是領命。

「膽敢再犯我夏國,我就讓他們有來無回!」

殺意瀰漫,上位怒火,不是誰能夠承受的住的,若是情況屬實,夏國將會掀起一場巨大的「地震」。 有了一號首長的首肯,龍天正辦起事情來自然是方便了很多。

第一組在夏國的一些布置分佈在全國各地,不過大部分還是集中在京城和中海這兩個超級大都市之中。

手下的國安迅速出動,根據名單上的人開始調查。

有的人,早就已經露出了馬腳,他們的手中有證據,只是還沒有到時候,但是現在不一樣了。

既然都已經是第一組安插的間諜了,那就沒有任何顧忌了,直接出手,實行抓捕。

中海市,某單位的會議室,此時,一人西裝革履坐在上座,聽著下方的人進行年終彙報,突然,會議室的大門被人暴力推開,緊接著湧進了五六個身著黑色西裝的男子。

「王偉成,現在你涉及危害國家安全罪,跟我們走一趟吧!」

領頭的一男子看著坐在上座的中年男子,道。

「你們是誰?我為什麼要跟你們走一趟!」

王偉成怎麼說也是個大領導,被這一群人如此呵斥,而且還是當著自己這群下屬的面,臉都丟盡了。

「這是逮捕令!」

領頭的男子根本就懶的跟他解釋,直接掏出了一張紅頭蓋章的公文亮在王偉成的面前。

當王偉成看到那蓋章的單位是國安以後,整個人如同泄氣的皮球一般,癱軟在了椅子上面。

「國…….安……..」

王偉成自然知道對方來找自己是為了什麼,他沒有想到,自己的身份這麼快就暴露了嗎?

「帶走!」

領頭之人一聲令下,剩下的幾人亮出明晃晃的手銬,便是將王偉成給帶走了。

同樣的事情,不止一幕地出現在了夏國各地,龍天正的行動實在是太快了,而且保密性極其的高,現在又是年關,差不多都在等著休息了,都處於精神懈怠期,沒有想到會在這個時候採取措施。

「叮叮叮……」

秦穆然坐在辦公室里,此時,他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拿起手機一看,赫然是龍天正打過來的電話。

「喂,老龍,事情怎麼樣了?」

秦穆然急忙問道。

「小子,這一次你可是立了大功了!」

龍天正那邊收到了反饋,只要是名單上的,都全部情況屬實!

「情況屬實,全部捉拿歸案!」

「太好了!」

秦穆然聽到后也是有些激動,畢竟這群人若是不將他們挖出來,後果不堪設想。

「還有一段時間就過年了,等你回到京城,來家裡吃飯!」

龍天正第一次主動邀請秦穆然道。

「老龍,你少忽悠我,我立下這種功勞,你就不來點實質性的獎勵?就一頓家常便飯把我打發了?」

秦穆然頓了頓,回過神來,鄙視地看著龍天正說道。

「你小子,還真的是從不肯吃虧!」

龍天正尷尬一笑,這得虧了今天他心情大好,要不然的話,聽到秦穆然這麼沒大沒小,早就情緒激動地跳起來了。

「那可是,咱們從不做虧本的買賣!」

秦穆然很是自豪地回了句。

「你不覺得這種事是你應該做的嗎?秦穆然同志,你的思想覺悟還有待提高!」

龍天正故意正色地說道。

「思想覺悟是什麼?能吃嗎?我不管,上次你們給我的獎勵是什麼都沒說呢!每次都無限壓榨我這個廉價的勞動力!」

秦穆然算是看透了龍天正這個老狐狸了,他發現,自從自己回國以後,就沒有片刻的停息,永遠都在做事情。

「你這話說的,你做的事情,人民會記住你!再說了,獎勵什麼的,我哪裡能夠保證給你,過年你正好回京城,一號到時候肯定會給你的!」

龍天正巧妙地將鍋給甩給了一號。

「你想要什麼,到時候可以當面跟他說啊!」

龍天正在電話另一邊壞笑道。

小樣,還跟我斗,看我怎麼收拾你!

「額….那還是算了!我就做了些我應該做的事情,怎麼能夠要什麼獎勵呢?那豈不是對不起我肩膀上的將星了!我剛才都是說著玩的!」

秦穆然立刻轉變了態度。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