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因爲這個原因,他纔會通知主人的。

這些屍蠱非常的不同尋常。

“好,我們晚上在看看。”

沐雲軒打算在這裏留一夜,查清楚這件事情,儘量讓他的人減少傷亡。

“是,主人。”

夜色漸沉,月涼如水。

蘇紫陌吃了天靈赤陽果以後,她就入定修煉。

沐雲軒本想帶她出去,看着她入定修煉,便沒有叫她。

沐雲軒快速的閃身出了空間指環戒。

他今日一身白袍風華絕代,銀白色月光的渲染下,他顯得更是俊朗。

出了空間指環戒,沐雲軒在大街上走着,夜色越來越沉,偶爾一陣夜風起,樹葉婆娑,倒映在窗戶上,一切是那麼的靜謐,而就在這靜謐中,令人詫異的事情卻發生了。

離沐雲軒不遠處,一羣男男女女,目光呆滯的從他這邊走來。

沐雲軒停下,快速的看向前方。

那些人目光呆滯,發現了他,就像看到了獵物一樣,瘋狂的跑向他。

沐雲軒蹙眉,這些人果然和屍蠱是有區別的。

他們並不像屍蠱那樣呆滯。

而是有思想的,知道從不同的方向來抓他。 沐雲軒目光陰冷的看着四周。

那些不斷用過來的屍蠱,都有修爲。

沐雲軒目光猛地一凜,手中快速的幻化出幽冥劍。

幽冥劍的刀芒劃破銀月的寧靜,再現了開夭闢地的力量,如一個神魔復甦,從正義中覺醒,霸氣蓋世。

馭魔凰妃 “吼!”屍蠱的聲音如同野獸嘶吼!

一團黑雲緩緩劃過月亮,天地之間瞬間變成一片黑暗。

一條條黑影如同鬼魅般的速度快速的攻擊沐雲軒。

在黑影離沐雲軒很近的時候,沐雲軒手中的幽冥劍擊出一道藍色的光芒。

這驚駭世俗的一劍超越了入世的理解,無以倫比,震撼方圓百里之外。

“砰!”強大的劍氣,硬是把飛身過來的屍蠱斬成了兩半。

頓時,周圍傳來噁心的臭味,沐雲軒一看,那些血液居然是黑色的。

又黑又臭!

沐雲軒不由得蹙眉。

這些都是屍蠱。

只是比他在皓月國見到的屍蠱要厲害。

被斬成兩截以後,依然還在動。

似乎是在極力的想要把自己被分割的身體重新塑造。

沐雲軒目睹着眼前的這一切,雖然他是古月夢神族的王,看着此番場景,也要驚顫一把。

這種屍蠱,一般的人殺不死,這屍蠱太過犀利與霸道了,難以抗衡。

緊接着,又有大批的屍蠱朝着沐雲軒攻擊過來。

沐雲軒手中的幽冥劍一伸,從手掌之中,釋放出強大的玄氣,在眨眼之間,一個接着一個的屍蠱倒在地上,整個力量就如貫穿了大地一樣,帶動起難言的玄力。

半個時辰以後,街道上釋放出藍色的火焰,燒的地上的屍蠱散發出滋滋的聲音,藍色絢爛火焰劇烈燃燒着。

這樣的生死搏鬥,一般都是沐雲軒在贏。

繡銀大祭司剛剛落地,藍色的光芒異常的刺目,她不由自主的用手遮住眼睛。

擡眸之際,瞥見了不遠處一個風華絕代的強勢身影。

過了好一會,她才適應了這裏刺眼的光芒。

繡銀大祭司微微蹙眉,快速的向着那個白影飛身過去。

她就是感覺到這裏有一股強大的氣息才做停留的。

沒想到到了這裏,會遇到這樣的事情。

沐雲軒剛剛要走,突然發現被人擋住了身影。

快速的擡眸一看。

繡銀大祭司,她怎麼會在這裏。

四目相對,一平淡,一驚豔。

星星點點的藍光,閃爍耀眼。

而藍光之中,那個雲集了風華絕代,氣宇軒昂,丰神飄灑的男子,繡銀大祭司用盡所有的詞語,都無法來形容眼前男子的俊逸之處。

沐雲軒看着繡銀大祭司那癡迷的眼神,俊目沉了沉。

“這位公子,這裏的人都是你殺的?”繡銀大祭司笑着迎上沐雲軒。

“你覺得他們是人嗎?”

沐雲軒冰冷的聲音讓繡銀大祭司微微一顫。

這男子好強大的氣場。

她就是喜歡這樣強大的男子,讓她感覺很有安全感。

“自然不是。”繡銀大祭司盈盈秋水伊人般醉人一笑。

“這些都是那個惡毒的巫神弄出來的,這麼多人被她殺了,她真的是這個世界上最惡毒的女人。”繡銀大祭司一臉傷心地說。 她的那副神情,似乎是在爲這些人打抱不平。

可在沐雲軒看來,是一張赤裸裸的醜惡的嘴臉。

若是隻注重外面的人,此刻一定會被這美麗的假象迷惑。

沐雲軒不想在理會她,越過她大步往前走去。

“唉!”繡銀大祭司快速的追了過去,到了沐雲軒的面前,又可以的保持着自己的儀態。

“公子請留步!” 嬌妻撩人:別惹危險總裁 繡銀大祭司笑盈盈的看着沐雲軒。

這麼俊的男子,她第一次見。

她一定要認識他。

“公子,我叫繡銀,請問公子如何稱呼?”

她,想知道他的名字。

“滾開!”沐雲軒早就知道她是誰了。

冰冷疏遠的語氣讓繡銀大祭司猛地一愣!

好一個無情的男子。

她也算是一個絕色女子,他見到自己時,那雙如深潭般的眼眸裏,沒有絲毫的波瀾。

可這樣的男子往往是最吸引人的。

“公子,相識是一種緣分,認識一下,做個朋友也好。”這是繡銀大祭司第一次低聲下氣。

看這男子穿着華麗,衣着不凡,身份一定不會太低。

“主人。”藍靈突然出現在沐雲軒的面前。

看到繡銀大祭司,藍靈目光微蹙。

這裏怎麼突然多出一個女人來了。

“說。”沐雲軒多餘的話都不想多說一句。

“另外一條街上,又出現了很多屍蠱。”

“走。”沐雲軒想速戰速決。

他怕陌兒醒過來以後找不到他會着急。

沐雲軒和藍靈快速的消失在原地。

繡銀大祭司一看。

是神獸。

剛剛出現的男子,是超神獸期的神獸化身的。

這男子居然有神獸。

他到底是誰?

繡銀大祭司快速的跟着過去。

而遠在磨盤山的庚映柔,藉着赤烏的力量,她現在已經能掌握到軒王的行蹤了。

看到沐雲軒身後的繡銀大祭司。

她滿眼怒火。

傷勢已經好很多的之英也站在她的身邊。

“這個該死的繡銀,她輸了,居然還敢留在這皓月之顛,她當本神的話是放屁嗎?”

庚映柔憤怒無比,雙拳緊緊的握在一起。

之英微微蹙眉,說道:“巫神,看那繡銀大祭司的神情,她似乎是看上了軒王了。”

之英的眼中帶着一股強大的恨意。

當日她一揮袖,可謂是讓她痛得撕心裂肺的。

“是嗎?”庚映柔微微眯眼,這軒王,的確是能驚豔到讓人對他一見鍾情。

早已經對愛情絕望的她,在俊美的男子站在她的眼前,她也不會再有感覺了。

庚映柔看着沐雲軒的動作。

不一會,沐雲軒飛身來到了後大街上。

一落地,看着圍擊過來的屍蠱。

沐雲軒直接提着幽冥劍殺了上去。

那強烈的藍光如翻江倒海,剎那間,地上已經是成堆的屍體,而且都是被幽冥劍長成了兩截。

半柱香的時間以後,空氣中瀰漫着惡臭。

成堆的屍蠱讓沐雲軒的胃裏翻江倒海。

他眼中閃過一絲嫌惡。

瞬間點燃藍光,讓那散發出熊熊烈火的屍蠱瞬間被藍色的熊熊烈火燃燒着。

繡銀大祭司驚奇的看着沐雲軒的動作。

讓她吃驚的是,這男子的身份,她似乎已經猜出來了。 最近幾大陸傳得沸沸揚揚的軒王。

看着他如此驚人的氣勢。

如此果斷的殺伐。

這男子果然不同凡響。

難怪能在短短几個月的時間迅速佔據了三大陸。

如今看這裏的勢頭。

皓月之顛已經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藍靈,附近還有嗎?”

沐雲軒好聽的聲音緩緩響起。

“主人,目前只發現了這兩條街上有。”

“在檢查一下,確定都已經殺完了我們才能離開。” 你是我的幸福嗎 沐雲軒吩咐道。

“主人,藍靈用魂識感應了一下週圍,確定只有這兩條街上有屍蠱。”藍靈非常肯定地說。

“這就好,本座回去休息,天亮之後去下一個城。”

“是,主人。”藍靈轉身,化爲原形往另一邊飛去。

沐雲軒正想走,突然,繡銀大祭司又擋住了沐雲軒的路。

“不想死就快點滾開。”沐雲軒毫不客氣的低吼道。

繡銀大祭司卻放下以往的尊貴。

柔聲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你應該就是響應三大陸之間的軒王吧?”

“是又怎麼樣?和你沒有任何關係。”

沐雲軒冷聲道,淡漠的語氣能刺痛人心。

“軒王好氣魄。”繡銀大祭司越發的被沐雲軒吸引。

明明是一個冷冰冰的人,卻也總讓人想去靠近。

“軒王的名字在三大陸如雷貫耳,只是繡銀太愚笨,居然沒有一眼就認出軒王……”

可繡銀大祭司的話還沒有說完,沐雲軒就消失在了原地。

繡銀大祭司美眸猛地一瞪。

他是進空間指環戒裏或是精神空間裏去了。

可惡!

繡銀大祭司跺了跺腳。

失去整沐雲軒的機會,庚映柔也是一臉的陰沉。

“沐雲軒的空間指環戒,是我們這個大陸最無奈的,這個世界的生存法則,一向是正邪不兩立,他們若是瞬間消失在空間指環戒裏,我們也拿他們沒有辦法。”

這也是庚映柔的無奈。

若是沒有了這空間指環戒,沐雲軒夫婦是不能輕而易舉的帶着幾萬人安全的進入皓月之顛的。

“這些屍蠱是我最近煉製了,可在沐雲軒的眼裏,還是如螞蟻一樣渺小。”

庚映柔恨得咬牙切齒的。

之英快速的看了她一眼。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