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已經不那麼黑了,十自然看清了路標上的文字。

也是因為這樣,他也檢查起自己的武器來。

黎明即將到臨,但也許在天完全亮之前,十他們就能夠結束這一切。

而正巧,醒來之後就睡不著的輝早早的就起來了。

他走到陽台上,倚在窗檯邊,看著外面因為黑暗而朦朧的景色。

「瀟那傢伙,還好嗎?

最近一直沒有打電話,也沒有發信息,難道是生病住院了?

好想回個電話確認一下,但這樣做,誓必會牽連到瀟。

不過,以那些傢伙的實力和手段,他們真的沒有發現我們的藏身處嗎?」

黑暗帶給了輝種種不安的想法,這讓他閉上了眼睛,試圖從這黑暗中逃離。

我到底在想些什麼,即使遇到了塔可這樣超常的存在,即使擁有了不可解釋的力量,但我真的能夠改變世界嗎?

這種中二的想法,早就應該扔到腦後了吧。

現在的我,應該…

正當輝這樣想著的時候,一隻小手輕輕的拍了下他的肩膀。

「輝…是你呀…剛才看到陽台上站了一個人…真的把我嚇了一跳呢…」 “沒事。”我淡淡的說道。

“你先和我在警察來之前,先離開吧!”李熙然道。

我疑惑的看了他一會,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他無非是覺得我出現在這,然後宋雨就死了,警察一定會認爲我和宋雨他們起了爭執。會懷疑宋雨的死是他殺。如果我提前離開了,就沒有那麼多的麻煩了,就說宋雨壓力太大自殺,所有的事情都能解決。

“好。”我沒多問。只說了個好字。

李熙然見狀,眉毛挑了挑,對我露出欣賞的目光。

隨後,我和他句出了別墅。剛坐上他的豪車出來,就看到警車開進來了。

坐在後座上的李熙然掃了眼外面的警車之後,朝坐在副駕駛座上的我道:“你是不是還沒洗漱?”

“對。”我點點頭。

“帶你去我家吧?”他問我。

我從後視鏡上看了他一眼。見他正在看着我,我毫不猶豫的道:“不了,我回家洗漱就行。”

“你家住在哪?我送你回去。”

“不必了。我不想讓你知道我住在哪。”我拒絕他,順便告訴他原因。

李熙然愣了一下,好半天才道:“果然不愧是姐弟,你的性格和說話的語氣,很像你姐!”

我聞言,心咯噔跳了一下。卻沒說話。

我目光不敢看向後視鏡了。但我卻能感覺到他的目光還在盯着我的背影。

“秦朗,我之前怎麼沒聽可兒說過有你這個遠親弟弟呢?”李熙然這句話問的很隨意。

我卻暗自驚了一身冷汗,但我還是很快回答他,“李總,這話你該問我姐。我並不知道,她爲什麼不告訴你。”

“哈哈哈……”李熙然聞言笑了,“你這小子很滑頭啊!不過人還是機靈點好。不然,自己怎麼死都不知道。”

他這話意味深長,像是在嘲諷秦可兒,又像是在警告我。

我沒接話,車內就陷入了沉悶的安靜之中。不一會,李熙然的手機響了,李熙然在電話響了好幾聲之後,才慢悠悠的接了電話,“姜董啊,這麼早打電話給我,是想問問你的戰果嗎?”

手機裏很快傳來姜逸晟的聲音,“李總就是聰明,我還沒開口,你就知道我的目的了,和你說話,就是暢快!”

“哼,姜逸晟,你如果將我當作軟柿子,隨意捏的話,我保證你會爛掉手指!”李熙然冷哼道。

“別這麼兇!聽說你三個臺柱,只死了一個而已,你該慶幸纔對。只是,不知道剩下的那兩個,能不能熬得過一個月了。李熙然,都和你說了,別反抗我,別背叛我,你偏不聽。你自己想想,反抗我,背叛我,傷害我的人,會有什麼好下場呢?秦可兒和文翰就是你的例子!”

姜逸晟說到這,頓了一下,傳來笑聲,“你要是識趣,乖乖把我之前幫你得到的東西,還給我,我保證留你一條活路。”

“姜逸晟你休想!”

李熙然一下掛斷了電話,氣的將手機一下就扔到了車座上,朝司機道,“先去公司!”

我打斷他,“李總,你放我從這下來,我回家洗漱。”

李熙然這纔回過神,朝司機道:“放他下車。”

司機就將車停在了路邊。

車一停穩,我就打開車門走下去,朝李熙然禮貌的打了招呼,“那李總有事給我打電話。”

“嗯……”李熙然想想朝我又說了句,“幫我給你姐姐說一聲,我一定會幫她報仇的。”

“估計我姐姐想自己報仇。”我朝他淡淡的一笑,隨後關上車門。

車很快就開走了,而我,在車走之後,就打了一輛的士,回到了自己租住的四合院裏。

去四合院共用洗手間刷了牙洗了臉,剛要拿着牙缸和毛巾走出來,就見門口堵着莉莉,只見她伸手繞着自己的一撮短髮,朝我嫵媚的笑道:“朗哥,你昨晚一夜沒回來,去哪嗨皮了?”

我甩了甩擋眼的劉海,推開她冷着臉道:“我今天心情不好,別和我開玩笑。”

話末,我推開她就往自己的屋子裏走去。

本以爲莉莉不會跟過來了,哪知,她卻跟到我門口,朝我擔憂道:“怎麼心情不好了?誰欺負你了嗎?”

我真的很煩躁,所以,沒回答她,而是砰的一聲將門給關上,順便反鎖了。

“長得俊就了不起啊,發什麼脾氣啊!真是的!”莉莉氣鼓鼓的說了一句,就傳來她離開的高跟鞋踩擊地面的聲音了。

她一走,我才跌坐在牀邊,捂住臉,失聲痛哭起來。

姜逸晟不但沒有因爲殺了我和文翰而自責,反倒是拿此來警告李熙然!

羞辱憤恨的我恨不得將他千刀萬剮了纔好!

就在我哭的難受時,我的手機響了,傳來短信聲,拿起來一看,居然是文軒的隱匿號碼發的信息,他說:可兒,你爲什麼回去?你這是在找死!

我沒法回他的信息,只是對着手機屏幕苦澀的一笑:“讓我憋屈的活着,那是生不如死!我要讓姜逸晟後悔耍我,讓他生不如死!”

喊完,我躺倒在牀上,就睡了。

也不知道是太累還是心情鬱悶的原因,不一會就睡着了。這次我又做夢了,夢到的卻不是我推姜逸晟下樓,而是他推我下樓的畫面了,我猛地驚醒,此時才發現,我已經是滿臉淚痕。

姜逸晟永遠都是我的噩夢!

平復了一下心情之後,我就拿起手機,準備看看幾點了,結果,發現文軒又發來一條信息給我:我知道你想怎麼做,但李熙然不好利用,你自己千萬小心。

看到文軒這句話,我心頭一熱,這個世界上,估計只有文軒會關心我了。只是,我卻連他長什麼樣都不知道。

他也真的很瞭解我,居然知道我是在利用李熙然接近姜逸晟。

千萬小心……

對啊,我是要小心了! 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 接下來的計劃,可不容出一絲一毫的差錯。

——

我在家等了三天,李熙然纔給我打電話,讓我早上8.00鍾去他的熙然傳媒籤合同。我過去之後,來到人事部,和候在那的李熙然,將加入熙然傳媒的合同給簽了,正式成爲他旗下的藝人。

當晚他又帶我去開了一個發佈會,讓我頂替了“自殺”死去的宋雨位置,和肖雷、許霆重新組建了個‘炫’組合,一時間,李熙然大肆包裝我們,很快我們這個組合的名氣,節節攀升。

李熙然又花大手筆,請來知名音樂人,給我們三個量身打造了一首單曲,幾天之後發佈出去,就反響熱烈,街頭巷尾都可以聽到我們這首歌。

短短的二十幾天,我們的人氣就爆棚了。我們沒日沒夜的幸苦勞動,沒有付之東流,這讓我們三個都很欣慰。

李熙然又乘勝追擊,在地方臺的春晚上,給我們弄了一個節目,這幾天,我們一直都在練習舞蹈,準備迎接春晚的節目。

肖雷的肩膀恢復的差不多了,所以,跳舞也沒什麼大問題。

劉茵因爲和許霆混熟,這會非要成爲我們的助理,李熙然也正好想她保護我們,所以,就同意了。這些天也一直和我們廝混在一起。

今天舞蹈練習結束,經紀人老楊打電話給劉茵,說今晚沒有什麼活動,讓我們早點會別墅休息。

聽到這話,我們三個別提多高興了,這還是這二十多天來,我們第一次晚上八點之後,就可以回家休息的一次!

三個人乘專車回到別墅,許霆和肖雷就回樓上自己房間洗澡去了。我現在搬到宋雨的房間住了,雖然有點不吉利,可這些天也沒出什麼事,我漸漸也就習慣下來。我從一樓衣帽間找好換洗的衣服,也回到房間洗澡,洗完澡,因爲太累,倒牀就睡了。

大概睡到半夜的時候,總覺得牀邊站着一條黑影,可我無論怎麼睜開眼,就是睜不開。

隨後,就是我感覺脖子被掐的窒息感傳來,我這才驚恐的睜開眼,居然發現是肖雷在閉着眼睛掐我的脖子!

一看到他這個樣子,我就想到他有可能是鬼附身了!我記得,劉茵說已經找到樹下的收魂物了,並且也銷燬了,怎麼這會肖雷又被附身呢?

肖雷的力氣很大,我怎麼掙扎都掙扎不出來,最後,我在即將窒息的時候,伸手摸到一旁的檯燈,一下往地上扔去,檯燈底下的瓷底掉地,發出了劇烈的響聲,我本以爲許霆他們會聽見救我。

可響了半天都沒人進來救我……

我心想,難道我就要這樣死了?記帥來才。

“呃……不……”我不想這樣死掉!我還沒報仇呢!怎麼可以這樣死掉?

但我實在是逃不脫肖雷的狠掐,眼睛不由自主的翻了上去,意識也漸漸模糊。

就在我進入黑暗中的一瞬間,只聽“嗵”一聲,肖雷就躺倒在我身上,一點動靜也沒有了。

而我也瞬間呃了一聲,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又從黑暗中甦醒過來。

視線恢復清晰時,就見身穿白色背心和內褲的許霆,手裏拿着一根劉茵之前給我們一人一把的桃木劍。

看來是他及時趕進來,將我給救了!

www• tt kan• ¢ Ο

“咳咳……肖雷好像被附身了!”我恢復過來之後,就把肖雷從我身上推開。

許霆放下手裏的桃木劍道,“怎麼還會有邪祟呢?劉茵不是說已經消滅了那天害宋雨的邪祟了嗎?”

“我也不知道……”我坐起身,擦了擦額頭剛纔掙扎時流出的汗來。

結果,我目光移向許霆的時候,這才發現他只穿了內褲和背心,矯健的身材一覽無餘!

我臉頰一紅,忙別過頭不去看他。

“那你在這守着肖雷,我去找劉茵……”他話說了一半,突然不說了。

我忙詫異的回頭看他,只見他目光驚愕的盯着我胸前看……

我這纔想起我自己沒穿束腰!胸部毫無阻攔的將寬大的t恤和被子撐了起來。

我身子一僵,後背驚出了一聲冷汗,難道他看出來了?外面有被子裹着的,應該不至於吧?

千萬千萬別發現啊!

我心裏暗自祈禱。

“之前怎麼沒看出來,原來,你胸肌滿發達的!”許霆看了好半天,才無所謂的得了這麼一個評論,隨即,丟下桃木劍走了出去。

他一走,我伸手拍着胸口,心有餘悸的直喘息,“幸好……幸好……”

我要是被看穿了,後果真的不堪設想,別說是姜逸晟了,就是李熙然我也對付不過去了!還好沒看穿,這樣我還能繼續實施我的計劃!

隨後,平復了一下心情,我趕緊拿起束腰去了洗手間,將胸口綁好。

剛綁完出來,劉茵和許霆就走了進來。許霆這時倒是穿了一件寬鬆的休閒褲,估計是見劉茵之前,去衣帽間找的。

“肖雷剛纔鬼附身了?”劉茵一看見我,就走過來問道。

我點點頭,這會我感覺到許霆的目光有意無意的掃了我胸口一下,看完,俊秀的臉上,露出一絲疑惑。 「輝…是你呀…真的要嚇死我了…

天還沒亮呢…輝你怎麼這麼早就起來啦…真的不要再去睡一會了嗎…?」

塔可揉著眼睛,她這麼對輝說著,她的臉上依舊帶著濃重的困意。

「正因為睡不著,所以就起來了。」

輝轉身看了眼塔可,他這麼說著,語氣裡帶著幾分無奈的意味。

「你看你都困得睜不開眼了,還是再去睡一會吧,塔可。

抱歉把你吵醒了呢,以後我開門的時候會更小心一點的。」

見塔可一副睏倦的樣子,輝這麼說著,有些歉意的低下了頭。

「輝沒有把我吵醒啦…不用道歉的…

因為希菲爾睡覺的時候太不老實了…所以我也沒有辦法安穩的入眠…

於是…剛剛被希菲爾弄醒之後…我就索性起來了…

那時候…剛走出房門就看到陽台上有一個黑影…真的把我嚇了一跳…」

塔可搖著頭,她解釋著自己醒來的原因。

「很難想象希菲爾的睡相會很差呢…

不過你這麼早醒來,真的不要緊嗎?你的黑眼圈很重,塔可。」

對於塔可的話,輝只能報以無奈的笑容。

「唉…已經有黑眼圈了嗎…?

真是的…希菲爾那傢伙…總是沒有辦法讓人好好睡覺呢…

算了啦…還是不回去睡了…都已經醒來了…即使重新躺回床上也很難睡著了…

大概再站一會…等睡意消退之後…咱的精神狀態就會好很多了…」

塔可並沒有想要回去睡的意思,她上前一步來到了陽台窗前,看著外面朦朧的景色。

黑夜還沒有散去,黎明的光芒也還沒有完全籠罩在大地上。

不知為什麼,眼前的景象卻讓塔可感到一陣壓抑。

也是因為這樣,腦海中不好的記憶在此刻一併浮現在塔可眼前。

塔可趕忙轉過身去,沒有再看著窗外,而是閉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氣。

「那時候…如果我不那麼軟弱的話…說不定能為其他人爭取更多的逃跑時間呢…

我的能力是控制火焰吧…明明用這種能力還可以做更多的事情…可那時候…為什麼我卻只想著逃跑呢…」

雖然在閉上眼睛之後,塔可也感到好受了一些,但她難免會因為那些記憶而發出感嘆。

她這麼說著,用力搖搖頭。

「即使那時候你去戰鬥,真的能夠改變些什麼嗎?

塔可,不要責怪過去的自己。

如果說心裡有什麼遺憾的話,那就要帶著這份遺憾,拚命前行才是。

既然遺憾的事情已經發生過一次,那就不能再讓這種事情發生第二次。」

輝這樣安慰著塔可,而這麼說著的他,卻也因為自己的話而想起了一些事情。

「輝…」

不過,塔可在聽了輝的話之後,有所觸動的抬起了腦袋。

她盯著輝,但卻只念出了輝的名字。

「抱歉,剛剛我突然說了那種毫無意義的話,還請你不要放在心上。」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