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墨九狸此刻是男裝,跟那些小官其實也沒多大分別,只是易容后的墨九狸更加男性化,沒有門口幾位那麼娘跑就是了!

墨九狸不明白自己那裡招惹對方了,引得他們堵在門外不敢進來,卻敢對自己出口成臟……

所以,墨九狸起來在躺椅上面坐了一會兒,終於是把門口那些人說的話拼湊完整,也終於明白為何自己平白無故找人嫉恨了! “放肆?你說什麼?”

老九被我這樣一說,頓時勃然大怒,嘶吼聲中,人類聲音都沖淡消失。變成妖邪味道更加濃郁的存在。

我早就準備好的巫咒使用出來。

狂化狀態之下,我的力量得到了誇張的提升,抓住老九,狠狠一下子摔在地面上,這傢伙頓時就慘叫起來,差點被我給直接摔散了架。

我一動手,老九身後之人頓時勃然大怒。紛紛想要上前動手。

爺爺閃身到了我的身前,說:“想要動手?老子陪你們。”

爺爺暴怒狀態之下,多出來的兩隻手臂頓時暴漲。威勢陡然上升,直接就超過了那些傢伙。

“以爲老子給你們面子,就可以爲所欲爲,騎在老子頭上?大不了老子一條路走到,做了你們誰有敢放個屁來。”

爺爺大怒咒罵。

這一下,反倒是將之前都還盛氣凌人顯得咄咄逼人的一羣傢伙給震懾住了,這些人頓時一下子就慫了,說:“李念,你做人不能如此無恥?殺了我們。你的行爲也不會得到大家的認同。”

“老子需要誰認同了?抱着一起死就是……都給老子滾出去,給臉不要臉,真以爲給你們一點顏色就能夠開染坊了?”じじ,謝謝!

爺爺發飆之下。這些人海真就不敢多說什麼,惡狠狠的看了我們一眼之後,最終還是灰溜溜的走了出去。

“這羣混蛋,真以爲我做不出來那種事情麼,豈有此理。”

爺爺勃然大怒之後,還有點餘怒未消的樣子罵罵咧咧開口說道。

我頓時無語,原來爺爺是這麼給力的一個人,以前我怎麼就沒有發現他這麼有性格呢?

“把當年的事情給我好好說說吧。”

我看着爺爺開口說道。

爺爺沉默了一會兒,然後嘆了口氣。對我開口說道:“法一,這件事情算起來的確是我自私,不想要你剛剛出生就成爲空殼,但是實際上,我也發現了祖師爺不斷重生似乎根本不是爲了鎮壓煉化巨妖,甚至是在反向吸收提取巨妖的生命精氣,想要逆天的復活一個人。我正是發現了這樣的事情之後才最終下定決心要保全你的性命。”

聽到爺爺這樣一說,我頓時就沉默下來,看來我身體之中的靈魂的確就是我李家祖師爺了,這傢伙顯然已經完全的變了,充滿了各種邪氣,已經完全墮落。

或許,真的就算爺爺什麼都不做,李家坳的命運都不會有所改變。

祖師爺在意的只是棺材之中的女人,那個女人顯然是被巨妖給控制了,從祖師爺對那個女人的在意程度來看,最後肯定也會對巨妖選擇妥協。

“當年發現你和祖師爺的命格契合的時候,我慌亂之下,只能自斷中指,用血契將祖師爺暫時封印,防止他奪舍,幸好,我等到了你師父過來,然後纔將他徹底鎮壓封印在了你的身體之中。”

爺爺開口給我解釋着說道,這樣的話,我就對當年的事情算是大體上明白過來了。

“師父和你認識?”

我看着爺爺開口問道。

爺爺苦笑,說:“我怎麼可能認識你師父那樣的高人,只不過是當年他受了重傷,我救了他一次,他也算是還我一個人情。”

“受了重傷?給我仔細說說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呢?”

我一聽爺爺說起這個,頓時就來了精神,看着爺爺開口問道。

爺爺搖頭,說:“那場大戰……不說也罷,總之,我相信,如果你師父願意出手的話鎮壓巨妖肯定沒有問題,只是他說這巨妖邪靈和你有緣,將來還能給你一場造化,所以一直就拖到了現在,才造成了今天這樣的局面。”

我一愣,看爺爺說話的意思,似乎師父表現出來的實力遠遠不止是我所瞭解的那樣,不過,應該不像啊。

難道是師父經常掛在嘴邊受傷的原因?

聽到這裏,我也開始疑惑起來。

“如果喚醒祖師爺的記憶的話,有多大的把握能夠重新控制大陣,將邪靈給鎮壓住呢?”

思考了一會兒,我看着爺爺,開口很是認真的問道。

爺爺搖頭,隨後壓低了聲音,對我說道:“法一,你現在需要的是靠你自己,不管是誰,都靠不住,我相信你師傅的話,這場劫難,肯定最終還是要落在你的手上解決。”

我對爺爺的話徹底的無語。

怎麼神神叨叨的呢。

師傅那傢伙是裝神弄鬼的行家,搞不定的事情就來一個玄之又玄的說法讓你隨便去猜,反正我有很大的把握覺得這件事情多半是師父胡亂忽悠人的。

“那爺爺你冒着這麼大的危險來和我見面……”

“送你離開。”

果然……

之前才和我說了這場劫難要靠着我來解決呢,隨後爺爺就直接改口了,要送我離開,這不是明擺着對我沒有信心麼?

“我不能離開,爺爺,要我看着你們沉淪苦海,我做不到。”

我根本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拒絕了爺爺的要求,開口說道。

爺爺皺眉,說:“法一,現在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先不說巨妖能不能被徹底殺掉,這些日子他已經恢復了許多,而且,我們這些人已經救不回來了,就算以後能夠活着,誰能忍受這樣怪獸一樣的存在?法一,所有的罪孽我一個人承擔,這件事情我來終結,我有辦法,我找你來是要告訴你,只要進入了李家坳就出不去了,必須要用特殊的方法……記得我的太師椅。”

我一愣,對於爺爺說的話很是好奇,什麼叫進來了就出不去了?

“爺爺這到底是什麼個意思?還有,我爸爸是怎麼回事兒,你給我說清楚啊。”

我有些着急起來,抓住爺爺,開口說道,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了。

爺爺剛想要說話,臉色一變,一把推開我,隨後,瘋狂的朝着外面跑去,速度快到嚇人的程度,瞬間就消失不見了,只有他的聲音遠遠的傳遞回來:“法一,記住我說的話。”

爺爺消失之後,只剩下了我一個人在這裏,這反倒是讓我有些茫然起來,因爲我對於這個環境根本就不熟悉,爺爺出現,給我說明了一些東西,但是留給我的,卻又有了更多的疑惑,一時間我站在原地,都有點傻了。

“嘿,小子,怎麼,對你爺爺突然扔下你感到有點不適應?這是他的報應,他這輩子就只能當那一尊邪靈的奴隸了,真以爲他裝模作樣,我們就會原諒他了?真是搞笑。”

我正是有些疑惑的時候,之前被爺爺給直接呵斥出去,猶如喪家之犬的老九他們一夥有跑了回來,帶着陰沉兇殘的笑,看着我開口說道。

我看了看他們的人數,一共有七八個人,不過他們新長出來的兩條手臂都顯得很是乾癟,顯得很是有點營養不良的味道。

這羣人就是母親口中那些所謂要堅持自己的人性,不願意和李家坳現在的人同流合污的傢伙們了吧,他們雖然用了不知道什麼方法活了下來,但是活着的狀態還真是讓人心疼啊。

“你們想要如何?”

我看着這幾個傢伙開口問道。

“你爺爺以爲自己不肯,我們就沒有辦法對付你召喚出來祖師爺的靈魂?真是搞笑……殺了你,用血祭之法,還能暫時喚醒祖師爺的靈魂,我們現在的狀態,可以吸收一切,正好將處於虛弱狀態的祖師爺給吸收了,難道到時候我們不能自己控制大陣麼?哈哈……”

老九他們很是瘋狂的開口說道。

這羣傢伙,已經徹底的陷入了瘋狂之中了。 原來罪魁禍首就是那個帶自己回來的白衣男子,墨九狸也算是終於從別人的口中,聽聞對方的身份是什麼了!門口的幾個小官稱呼對方為大人,護法大人……

跟對方喜愛穿白衣一樣,姓白,白護法大人,這尊稱還是發自肺腑的,不過更多的墨九狸卻是發現說話得小官,似乎對這位白護法還有著別樣的感情啊……

那眼神看著墨九狸,分明就是墨九狸是狐狸精勾引了他老公一樣的,至於不敢進這個院子,估計也是哪位白護法的實力讓對方忌憚吧……

但是現在這些人是不敢招惹他們的白護法,就敢招惹自己了是吧!

墨九狸起身冷笑的來到門口,看向門外四個白衣男子,墨九狸都覺得有些眼睛疼,這幾個人裡面,有一個是當初和自己一起來到回春南風館的……

當時分明穿的是青色長袍,現在這是找到靠山了嘛,竟然也都跟著一起穿白色長袍,但是這幾個人不覺得自己長相發黑,不適合白色的衣服么……

「你就是上官寒?」為首的一個身材高挑,容貌還算尚可的白衣男子瞪著墨九狸問道。

「是!」墨九狸淡淡的應道。

「我不想說廢話,你馬上離開白護法的住處,到時候我們自會跟白護法解釋!只要你乖乖的離開白護法的住處,我們也不會難為你,到時候你想留在這裡,日後我們會罩著你,你不想留在這裡,我們也可以送你出去,如果你不識相,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白衣男子瞪著墨九狸說道。

「為什麼?」墨九狸故作不解的問道。

「什麼為什麼?」白衣男子聞言怒道。

「你們為什麼讓我離開呢?我只是被那個白護法留下來做下人的,應該也沒妨礙你們吧!」墨九狸天真的問道。

「哼……沒有為什麼,總之白護法不需要任何下人,白護法是強者,那裡需要你在這裡添亂,馬上從裡面滾出去……」白衣男子冷哼一聲的說道。

「可是,我不敢離開!」墨九狸低著頭說道。

「你什麼意思?」白衣男子聞言皺眉問道。

「白護法走的時候警告我,離開院子半步就會殺了我!」墨九狸小聲的說道。

「什麼?怎麼可能?白護法怎麼可能不讓你離開呢?你分明是在說謊!」白衣男子聞言生氣的看著墨九狸說道。

「是因為我昨天進來的時候,就想逃走,所以……」墨九狸看向白衣男子說道。

「你竟然想逃跑?真是瘋了,你知道白護法是什麼人嗎?讓你來這個院子做下人,是你八輩子修鍊的福氣,你竟然還敢逃走,簡直找死!」白衣男子幾人聞言看著墨九狸不敢置信的說道。

「我又不認識白護法,那裡知道他是什麼人!」墨九狸無語的說道。

「你……你……你竟然不認識白護法,我看你就是找死!」白衣男子聞言瞪著墨九狸怒道。

「白護法很厲害嗎?我應該認識嗎?」墨九狸聞言看著白衣男子幾個人一副迷茫的樣子問道。今後都在晚上更新

白天實在是忙不過來,今天連口水都沒有喝過,以後晚上更新吧,晚上時間充足一點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廢話,我告訴你,這裡是一重天四大城之一的北城,而白護法可是北城數一數二的高手,高手你知道嗎?在北城沒有人敢動我們回春南風館,更加沒有人敢得罪白護法大人……」白衣男子越說越是一副崇拜愛慕的神情,除了那個跟墨九狸一起來的男子一臉驚奇外,墨九狸發現其餘兩人也是一臉的崇拜和愛慕。

墨九狸忍不住抖了抖,自行腦補出一副那位白護法被眼前幾個小官撲到的景象,簡直不忍直視啊!

「你們在這裡做什麼?」忽然間一道微涼的聲音,打斷了白衣男子的表演,對方聞言一愣,在看到白護法大人時,瞬間低頭乖的跟小雞仔似的。

「白護法大人,我們只是路過這裡,然後院子裡面的你那個下人,非要讓我們站在這裡,給他講述你的事情,所以我們才會……」對方瞬間翻臉無情的陷害墨九狸說道。

墨九狸坐在院內的搖椅上面冷笑,如果不是自己聽膩了,早就回來這裡坐著了,還真被對方給賣了呢!

「你們說她讓你們說的?」白衣男子瞪著幾個人問道。

聞言,對方抬起頭一看,墨九狸不知道何時回到院內了,現在他們要說是,分明是在說謊,人家在院子裡面坐著呢,怎麼可能是在門口讓他們說話的人啊!

可是看到墨九狸悠閑的坐在院內的躺椅上面,幾個人更新心中怒極,暗罵墨九狸陰險,竟然不吭聲就跑回去了,真是該死!

「白護法大人,我們說的都是真的……」對方小聲說道。

「滾,別再讓我看到你們出現在這附近,否則別怪我不客氣!」白衣男子聞言冷聲說道。

「是白護法大人,我們這就走!」幾個人聞言立即說道,說完急忙轉身離開了,生怕走慢了被滅掉了!

「你倒是清閑,我讓你做飯你都做了嗎?」白衣男子走進院內看著墨九狸問道。

「做好了,走吧!」墨九狸起身看著白衣男子說道。

白衣男子聞言微微挑眉,跟著墨九狸一起走到屋內,果然看到桌上擺著跟昨天自己做的一模一樣的四菜一湯,白衣男子坐下來,和墨九狸一起開始吃飯,入口發覺連味道都和自己做的差不多,讓白衣男子微微驚訝……

但是面上卻是一點表情都沒有,只是心裡驚訝,猜測墨九狸可能在下界的時候,是會做飯的,所以才能學的這麼快,不過對於墨九狸能做的連味道都跟自己相似,白衣男子倒是覺得墨九狸的天賦很不錯……

如果墨九狸知道自己在白衣男子心裡,把菜做成這樣就算天賦不錯,也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了!畢竟,為了不把菜肴做的太過美味,和白衣男子做的味道相似,墨九狸可是費了不少力氣的……

誰讓自己的廚藝太過高級,現在要做出低級菜肴,還真的是不簡單啊,真心很累的!

白衣男子和墨九狸吃完東西,這才看向墨九狸問道:「看在你廚藝學習的很快的面子上,明天我可以帶你去靈師公會,轉換靈力!」 “這就是你們堅持下來,所謂自以爲高人一等的原因所在?”

我看着這羣傢伙,爲他們感到陣陣悲哀。

他們的堅持,並不是因爲他們現在還擁有僅存的人性。而是因爲他們渴望擁有更多。

“我們現在這個鬼樣子……能夠如何?還不如創造自己的理想國,等到我們成爲真神,創造信仰,那些人都以我們的樣子爲榮光的時候,我們的人生纔有真正的意義,這一切都是李念那個混蛋造成的,我們就要從你的身上收到回報。讓痛苦的事情變成快樂的事情,如何?”

老舅(避免誤會,將名字給換一下)他們說道這裏。已經癲狂大笑起來。

徹底沒有絲毫人類特徵的一羣人,看着真是有點羣魔亂舞的意思。

只是,對我來說,他們沒有什麼讓人感到害怕,只有讓我感覺到無比的悲哀的。

王爺只要我查案 “你們也是李家坳的人,曾經有着光榮的傳統,願意爲了信念爲了自己的理想犧牲一切,現在難道就不能繼續爲之堅持下去了麼?”

被這羣人圍着,我並不驚慌。因爲他們對我構不成太大的威脅,相反我願意給他們一個重新選擇的機會。

“放屁,少他媽的廢話。動手,將這個小子給拿下再說。到時候先解決李念,然後就是這小子的老孃,那娘們兒一直都沒有異化,正好讓我們享受享受,我們進化之後,那方面的能力可不是一般的強啊。”しし

老舅冷笑,開口直接打斷了我的話,然後幾個人就直接朝着我逼近過來。顯然是爲了刺激我。嘴裏面不乾不淨,臉上浮現出來怪異而扭曲的笑容。

“原本我還覺得應該給你們機會,至少讓你們有選擇的權利,現在我才知道,對你們這種畜生說什麼選擇的權利純粹就是開玩笑,既然如此,我會成全你們,讓你們成爲我最好的試驗品。”。

我勃然大怒,這些混蛋,對我表示仇視,我可以忍受,畢竟他們有自己的理由,但是對我的親人表現出這樣的惡念,簡直就是自己找死,不可原諒。

“沒有李念護着,你就是一個廢物,還敢用這種語氣和我們說話?真是找死。”

老舅怪異面容之下,冷笑不斷。

我搖頭。冷笑:自作孽,不可活。

隨後,說道:“滅魂針,現!”

滅魂針閃現,韓德鬼氣附着在上面,讓原本應該是死物的滅魂針變得靈動了許多,不斷閃現,速度很快,而後,快速分化出來在老舅他們的百會穴上面直接鑽了進去。

這一次的滅魂針不同以往,細如牛毛,強悍如老舅這種怪物的體質,根本不會在意和畏懼,甚至我估計這些傢伙都沒有絲毫的感覺。

我並不在意這一點。

我的目標完全不在這裏。

感覺到滅魂針進入這些傢伙的體內之後,我直接按照養屍祕錄上面的記載,將造就準備好的香灰和鐵線蟲的粉末還有狗血混合製作出來的東西給拋灑出去,這些東西都是最細小的粉末,進入空氣之中後,根本看都看不清楚。

老舅這些傢伙朝着我衝過來,直接吸入了大量的粉末。

我冷笑起來。

掏出一個小巧的鈴鐺,直接搖動起來。

沒有什麼太過響亮的聲音釋放出來,不過老舅這羣傢伙頓時就遭受到了重創,全身顫抖,躺在地上痛苦無比的嚎叫起來。

滅魂針之下,上魂魄,傷肉身……

這些怪物雖然肉身強悍,估計被砍斷一條手臂都不會有太大的感覺,不過在滅魂針的作用之下,這些人感受到的痛苦被無限放大,摔倒在地上,狼狽無比的開始翻滾嚎叫起來。

“吼……痛……痛啊……”

只要這些傢伙還能夠思考就說明他們還有靈魂的力量存在,被我的滅魂針進入了身體之中,這些傢伙的生死還不是盡在我的掌控之中。

我沒有絲毫留情的意思。

不斷地搖動手中的鈴鐺。

這鈴鐺擁有一個特定的頻率能夠和這些怪物身體之中的滅魂針產生共振,滅魂針在他們身體之中開始作用,產生的效果格外的恐怖。

至少,這些傢伙是無法承受得了的。

之前被那些傢伙追得狼狽無比的逃竄,我一個人畢竟還是勢單力薄,既然老舅這羣傢伙想要害我,我自然不必有太大的壓力,正好將這些傢伙按照養屍祕錄之中的方法煉製成爲我的屍傀儡。

到時候也能夠給我對抗執法隊的混蛋提供幫助。

養屍祕錄畢竟是邪術一流,他們控制屍體的有些法門的確是難以讓人接受,不過也有一個好處,那就是足夠的快,不用像茅山煉製殭屍那樣耗費太多的精力。

老舅這夥人根本算不上好人,我用出來,自然是沒有太多太大的壓力。

鈴鐺震顫,這羣傢伙不斷的在地上翻滾嘶吼,顯得痛苦萬狀。

我一臉冷淡,不爲所動。

一直搖動了將近十分鐘的鈴鐺之後方纔停止下來。

老舅這羣傢伙已經徹底的像是死魚一樣躺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氣,身上流淌出來色的汗水,差點被我給直接玩兒壞了。

之前被執法隊追擊的時候我曾經想過用滅魂針控制這些傢伙的,不過一來是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和底牌,而來,他們人數太多,也不知道還有沒有潛藏的人手,使用滅魂針太過冒險。

老舅這羣人簡直是送上門來的試驗品,自然是不能錯過。

“小子……你對我們做了什麼?”

老舅不斷的喘着粗氣,看着我喘息着開口說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