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海海也覺得這件事比較蹊蹺,雪兒自己從沒有擔心過這個人會曝光她,偏偏這個時候曝光了,肯定是有原因的。

海海懷疑是花精在背後做的,但是他了解花精,這種事情她是不屑做的。

他怎麼也想不通誰會有這麼大的本事能夠把雪兒的事情給挖出來,尤其是出名前就不聯繫的前男友。

雪兒最近一直視花精如眼中釘肉中刺,暗地裏一直在整花精。

雪兒的事情不是花精做的,也會是花精的朋友做的,海海想到這裏嘆了一口氣。

“海哥,你是不是知道是誰在整我?”雪兒看着海海問道。

海海這麼冷靜肯定知道什麼,不然他現在早就開始聯繫各路人馬幫她漂白了。

這一次海海竟然什麼都不做,只讓她回家休息,她怎麼能不多想。

“我現在還不知道,只是疑惑,你的男友如果恨你的話,他早就曝光了,偏偏選在這個時候曝光,這件事情不正常。”海海說道。

“他以前對我說過,他等着我,只要我一天不結婚,他就一直等着。”雪兒苦笑着說道。

雪兒這個時候覺得男人的話根本不可信,這些年他給了這個男的很多錢,就算是報恩也早已經還清了。

“你別多想了,回家休息吧,先看看事件的發展吧。”海海跟雪兒說完就走了。

李導看到海海後說:“海總,你是在安慰你家女王吧。”

海海捧雪兒是所有人都知道的,雪兒出事海海第一時間就趕來了,可見傳聞是真的。

“李導你太壞了,這個時候還開玩笑。”海海苦笑了一下說道。

“我哪裏有心情開玩笑,雪兒走了是我的損失啊,我這部戲一開拍就接二連三的出事,我真怕沒辦法拍下去了。”李導嘆了一口氣說道。

這個時候選演員也不是那麼好選的,很多合適的演員沒檔期,有檔期的又不合適。

花精這個女主本身就是資歷小白了,要是再選一個資歷小白的演員,這部戲真沒什麼關注度了。

“看來今年是不順的一年!”海海也很頭疼,身邊的人接二連三的出事!

“公司現在接二連三的出事,雪兒現在又出了事,這部戲肯定是不能有她了,海總,你這兩天還需要儘快的聯繫女二的人選!要不然進度要受影響了!”李導無奈的說!

“我會跟公司反應的,你放心,絕對耽誤不了你的事!”海海拍了拍李導的肩膀說!

花精看到雪兒的負面消息後,心裏一絲絲開心都沒有,因爲她最瞭解被罵的滋味了,現在只不過換了個主人公而已!

花精知道這件事情跟她脫不了干係,她身邊的人一個比一個厲害,整雪兒簡直是小意思!

“花精姐,真是太好了,這個雪兒平日裏沒少欺負新人,也不知道誰這麼厲害,居然把她老底給挖出來了!”小薇一邊說一邊饒有興趣的看着手機!

不用看一定是在看雪兒的新聞了,現在的人八卦心裏這麼嚴重,明星的八卦更有興趣的!

“好了,畢竟我們都是同一個公司的,就不要再落井下石了!”花精說道!

小薇沒想到花精居然一點都不開心,“姐,雪兒可是經常整你的,她現在這樣了,你應該高興啊!”小薇有些沮喪的問道!

花精微笑了一下說:“有什麼可開心的,名氣還有利益只不過是過眼雲煙!”

“姐,你怎麼跟其他人不一樣啊!要是其他人肯定都高興壞了!”

“其他人是其他人,我是我,以後咱們不聽八卦的事情!眼不見心爲淨!”

“好吧!”小薇關掉了手機,也不看別人的評論了,她覺得花精說的很有道理,別人有事不能太落井下石了!

海海無奈的來到了花精的休息室。

“海哥,你怎麼來了!”花精在看到海海的時候就知道一定是爲了雪兒的事情來的! “雪兒的事你知道了吧?”海海平靜的問花精!

“我看了兩眼新聞!”花精如果說自己沒看見,海海也不會相信的,只有實話實說了!

“這一次對她事業打擊太大了!可能以後很難復出了!”海海嘆氣說道,看樣子海海是真上火了!

自己一手帶出來的人,一下子出事了,心裏肯定不好受!

“海哥,你來找我是不是有事?”花精能夠看出來,海海這個樣子來這裏,沒準是替雪兒說好話!

雪兒畢竟是他帶出來的,他肯定捨不得她受此負面影響!

“是有點,只是我不好意思說出口!”海海說着說着突然笑了一下!

“海哥,你在開玩笑嗎?跟我你還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有話快說!”花精這個人大大咧咧的,海哥這個樣子,她還真有點不習慣!

“我就知道花精你這人不藏着掖着!我就想問一下,雪兒的事情跟你有沒有關係!”海海說完不好意思了!

“跟我有關係,但是不是我做的!”花精已經收到了子涵給她的信息,如果不是子涵的信息,她肯定跟海海說自己不知道了!

“我知道肯定不會是你做的,如果是你,你肯定不會做的這麼幹脆利索的。”海海笑着說。

“謝謝海哥的信任,你需要我做什麼?”花精知道海海找她肯定是有事情的。

“還是你瞭解我,雪兒是做了很多對不起你的事情,但是這次這個事情太影響她的事業了,我現在想救她都無從救起。”海海一邊說一邊嘆氣。

“海哥,你都做不到的事情我能做到嗎?對於公關我一點不懂。”花精無奈的說。

“你不懂但是你的朋友懂,只要證明此事是謠言,雪兒就有救了。”海海知道謠言無非就是拘留幾日而已,如果雪兒不追究賠禮道歉就好了。

“我的朋友不一定聽我的,你既然說,我會跟他說一聲的。”花精雖然不想摻和雪兒的事情,但是這件事情畢竟是因她而起的。

雖然她很討厭雪兒,也想找機會整頓她一下,但是當峯迴路轉的時候,她發現害人不是那麼開心的事。

暖冬 同樣她也覺得雪兒陷害她,也不會開心的。

既然海海開口了,她怎麼也要給海海面子的。

“只要你盡力而爲就好了,我想你朋友一定會聽你話的。”海海笑着說。

他覺得自己沒有看錯花精,花精果然是一位非常善良又重義氣的朋友。

海海走後,花精直接給子涵打了電話。

“怎麼打電話過來了?今天沒有戲拍嗎?”

子涵見花精主動給他打電話,他心裏非常的開心,本來他打算把雪兒拉下來,他回大世界看望他父親呢。

如果他父親知道他現在的法力,一定會非常開心的,畢竟在樹人世界能夠達到他這個級別的高手很少。

“子涵,我給你打電話是想讓你聯繫雪兒的男友,澄清一下這件事情是謠言。”花精對子涵說道。

子涵聽了花精的話後臉色立馬變了,“你告訴我是不是你們公司的人逼你這麼說的?”

子涵知道花精也想整雪兒,只是沒有機會,現在好不容易有機會了,花精竟然給他提這個要求。

“沒有人逼我,是我覺得這樣對一個女孩子太不好了。”花精不開心的說。

“不行,我做的事情從來就不善後。”子涵一點也不給花精面子。

在子涵看來,他這麼幫助花精,還幫她整欺負她的人,花精應該開心纔對,沒想到花精竟然不領情,他也是想不通了。

“不需要你善後,你只需要讓雪兒那個前男友露面就好了。”花精知道這個人不開機,不與外界聯繫肯定是有什麼事情。

“花精,你是怎麼了?那個女的那麼欺負你,你爲什麼要幫她?是不是你們公司強迫你?”子涵有些生氣的詢問。

“我們公司沒有人強迫我,你幫助我,我很感謝你,只是這一次我希望你不要管了,讓雪兒的那個前男友露面跟雪兒見一面吧。”花精知道那個人現在肯定聽命子涵,要不然不會不露面的。

“我做不到!”子涵生氣的掛斷了花精的電話,這是他第一次被花精氣到。

子涵一直都是很溫柔的樣子,花精還是第一次見到生氣的子涵。

看來這個人真的不能久伴,只有認識久了纔會知道一個人的品行。

花精見子涵掛斷了她的電話,特別的生氣正要打過去罵子涵一頓。

小薇立馬攔住了她,“姐,不要再打過去了,你放心,不出三日他肯定跟你道歉。”

小薇笑着提醒着花精,雖然她不知道兩人的關係,花精畢竟是她的老闆,她肯定要爲老闆着想了。

“可是他還沒有告訴我那個人在哪裏呢?我怎麼跟海哥交代。”雖然雪兒復不復出對她來說一點關係都沒有,但是畢竟她答應了海海。

“這個事情本來就不是一天兩天能夠解釋清楚的事情,你彆着急了,聽我的,讓他主動聯繫你。”小薇笑着說。

花精看了一眼小薇,覺得小薇說話有道理,“好,那我就聽你的。”

“花精姐,準備化妝了,馬上開工了!”化妝師在休息門口喊花精。

“好的,我們馬上出去!”小薇在房間內大聲回覆道。

今天的天氣風和日麗,太陽暖暖的,雖然是冬季,所有的人一點也感覺不到冷。

雪兒出事走了以後,所有的人對花精都特別的尊敬,在他們看來誰得罪花精都不會有好的下場。

花精負面新聞雖然多,有事情後很多的人都幫她,很快就可以轉危爲安。

陳奕霖出車禍前,親自過來探視花精,很多人都看到了,大家覺得她纔是陳奕霖的正牌女友。

莫雨欣雖然被媒體炒作過很多次是陳奕霖的女友,但是陳奕霖從沒有正面迴應過,也沒有看到什麼實質性的照片。

他送花精來片場,可是很多的人都看到的。

陳奕霖受傷雖然很多人都很擔心,但是現在他在重症監護室任何人都看不到。

所以大家該工作還是要工作的,只要他醒過來,大家就可以去看他了。 子涵跟花精通完電話後,心情很是不痛快,他好不容易說服的張康,怎麼能夠任憑花精的一句話,他就讓張康跟雪兒聯繫呢?

他可是花了很大的價格的,又承諾他能抱得美人歸,張康才決定曝光雪兒的。

雪兒過氣以後,沒有經濟來源,張康那個時候纔是最有機會的。

也是這一點纔是最打動張康的,要不然僅僅有錢他是不稀罕的,畢竟雪兒也是經常給他錢的,他不缺錢花。

花王見子涵臉色不對,“子涵,怎麼了?今天的新聞我看了,真的太打擊雪兒了?”

花王覺得子涵應該高興纔對,畢竟他爲花精報仇了,但是看到子涵的苦瓜臉,她有些不明白了。

“花王姐,你是不是也覺得我做的過分了?”子涵不開心的問道。

“怎麼了?難道花精給你打電話說你過分了嗎?”花王有些疑惑的問道。

子涵點了點頭,“花精想讓雪兒前男友發佈造謠的聲明,她想幫雪兒。”

“真是太奇怪了,想整雪兒的是她,現在幫雪兒的又是她。”雖然花王嘴上這麼說,心裏還是希望能夠幫助雪兒一把的。

他們在人類世界又不會呆很久的時間,以後還有沒有機會見到還是未知數。

“花王姐你說我該怎麼辦?花精肯定生我氣了。”子涵有些苦惱的說。

陳奕霖的事情本來他已經夠心煩的了,沒想到這個花精還給他添堵。

“我想我們左右不了她,不如隨着她的想法來辦事吧。”花王也是爲子涵着想,畢竟子涵在追花精,如果處處跟花精作對,能夠追上才奇怪呢。

尤其是花精身邊現在美女帥哥那麼多,子涵又不是特別的突出,雖然是個王子,但是也是大世界的王子。

人類世界根本沒有人認識他的,所以在這裏他沒有存在感。

“那我跟張康聯繫一下,讓他聽雪兒的話?”子涵試探性的問道。

“花精如果是這個意思,那就這麼辦吧。”花王笑着說。

“我要是知道花精這麼沒出息,我就不做這件事情了,我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子涵很是鬱悶,本想替花精出口氣,結果給自己找了一身的麻煩。

“好的,別生氣了,你不是打算回去看看你的父王嗎?花精這裏也沒有什麼事情了,我也想回花草世界了,明天我們跟大家告別就走吧,花精有雪菡姐姐他們看着,我們就放心吧。”

花王走到子涵的身邊安慰道,他們出來太久了,也該回去了,不能因爲花精什麼都不做。

“好吧,今天她生我的氣,我就先回去,等看望了我父王,我再回來。”子涵知道陳奕霖不會那麼早康復的,他也不擔心花精會被陳奕霖追到。

花精收工後,跟着海海來到了醫院,“海哥,陳總不是很久才能醒過來嗎?你帶我來做什麼?”

花精也不知道爲什麼,每次看到大老闆,她都有些心虛的感覺,她一點都不忌諱看望陳奕霖,但是她有些害怕陳奕霖的哥哥。

“他不是喜歡你嗎?如果你能夠每天跟他說一會話,他也許很快就醒過來了。”

“海哥,你開什麼玩笑? 醉舞乾坤之龍界拽公主 陳總喜歡我,我怎麼不知道。 神廚萌寶:媽咪是大神 醫院的那個莫雨欣怎麼回事?你沒看今天的新聞嗎?有他們兩人的報道。”

花精嘟着嘴對海海說,在她看來海海純屬在開玩笑。

“現在是不能看到他,但是你可以給他錄音啊!我難道能騙你嗎?要不是爲了來片場看你,他怎麼能出車禍呢?”海海覺得花精在給他裝,她怎麼可能不知道陳奕霖喜歡她。

“海哥,你竟然把陳總的車禍算在我身上了!”花精有些生氣的說。

“我可不是這個意思,我不是打比方嗎,證明陳總在乎你啊!我不說了我現在說什麼都是錯。”海海覺得自己有些無辜。

“那我錄音說什麼呢?”花精鬱悶的說,在她看來她的聲音要是能看病的話,她早成神仙了。

“他想聽啊,他聽到後肯定想盡快醒過來的。” 無上殺神 海海笑着說。

花精還是頭一次遇到海海這樣的經紀人,她都下班了還要跟着海海來醫院。

雖然她不確定自己的聲音能不能把陳奕霖喚醒,但是她還是希望他能夠早日醒過來的。

花王跟子涵打算回到大世界,在回去之前,他們還需要解決了葉天士,葉天士一天不解決,他們兩個就無法安心的回到大世界。

根據女厲鬼提供的線索,在北市的一個荒廢的農家院內找到了他,這家院子被葉天士收拾的非常乾淨。

整個院子處處可見風水佈局,葉天士知道有人闖進來了,立馬從屋內走了出來,隨着葉天士出來的還有李總,李總爲了躲債一直在這裏躲着,都不敢露面。

李總是見過花王的,他知道花精花王跟石偉認識,“大美女!你怎麼來了?”

李總很久沒有見過女人了,現在哪怕是見到母豬都會覺得是美女了。

更何況見到了花王,開心的不得了,這份開心沒有持續幾秒,他想到自己現在已經負債累累了,什麼樣的女的也不會高看他一眼的。

李總的神情很快的暗淡了下來,葉天士看了李總一眼,李總只好退到了葉天士的身後。

葉天士也是因爲替李總擔保欠了很多錢,兩人一直躲在這個農家院內。

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竟然會有人找到這裏來,而且看樣子還來勢洶洶。

“葉天士,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唆使厲鬼去害我妹妹!”花王生氣的說。

葉天士沒有想到花王跟子涵的法力會提升的這麼快,她還以爲花王他們的法力跟以前一樣,抓花王就像抓一隻小鬼一樣。

“姑娘,我們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我怎麼可能去害你妹妹呢?”葉天士知道自己現在跟花王硬碰硬,自己得不到任何好處。

現在唯一的辦法那就是死不承認,只要他自己不承認就沒有人能夠指認他。

“葉天士,你這個人真是太好笑了,如果你沒有做,我們怎麼會找到你!”子涵生氣的質問道。

(本章完) 葉天士頓時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了,他本想通過女鬼抓住花精或者花王的,沒想到這個厲鬼竟然不聽他使喚,最後還把他給出賣了。

葉天士知道自己今日在劫難逃了,如果不是女厲鬼給他們說了他所在的地址,他們是不會找來的。

“我是人類,你們要是傷害我會遭天譴的。”葉天士爲了活命,只好耍起了無賴。

俗話說的好,人不要臉天下無敵,花王見葉天士這個德行整個人煩惱不已。

花王看了子涵一眼,“他說的對嗎?”

“我不知道有這個規矩,但是我帶來了這個。”子涵笑着拿出了秦巖的如意尊,裏面有獨眼老頭,估計現在已經變成一堆白骨了。

葉天士看到後,吃驚的問:“你們?你們竟然想用它來對付我?”

子涵本以爲葉天士看到如意尊後害怕,熟不知這個如意尊是葉天士的祖師爺尚君真人所有的,他對這個如意尊瞭如指掌。

如意尊幾經週轉傳到了獨眼老頭的手裏,獨眼老頭跟葉天士可以說是同門,只不過兩人都屬於被趕出師門的人。

因爲心術不正,有辱師門,至於如意尊爲什麼會落在獨眼老頭的手裏,恐怕只有獨眼自己知道了,這件事情恐怕已經成迷了。

葉天士此時在心裏已經樂開了花,在他心目中,他太想得到這個如意尊了,現在竟然得來全不費功夫。

子涵拿着如意尊,對着葉天士正想說咒語,只見如意尊直接飛出了他的控制範圍。

子涵大驚不好,然後對着花王說:“不好,姐你快走。”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