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炎帝鄭符搜集世間諸多天材地寶和稀有魔核而鍛造出來的一套神器,同時也是對方的本命靈寶!

完整的天炎套裝一共由諸多裝備組合而成,其中包括天炎帝槍,天炎護符,天炎戰靴,天炎護臂,天炎盔以及最後的天炎戰鎧!

這些裝備每一件單獨拎出來皆是品質不俗,遠甚於尋常的尊品靈寶!

簡單一點來說,集齊完整的天炎套裝,威力不弱於任何一件聖品靈寶,甚至媲美傳聞中的帝品靈寶!

眼下,看到炎帝鄭符遺留下來的天炎套裝現世,而且一整套完好無損,展紅塵等人自然是難掩激動,神情興奮不已。

「沒想到炎帝遺留的天炎套裝竟然藏在這尊雕像下方的石館中…!」

這時,雲浩軒也是看了過來,目露精光,眼神中浮現出絲絲貪婪之色。

雖然他沒有搶到那一枚珍貴的帝品雛丹,還讓千變妖狐給跑了,不過眼下若是能得到天炎套裝,便是不虛此行!

畢竟這可是貨真價實的帝品靈寶!威力遠勝於尊品靈寶以及聖品靈寶!

如果能夠得到天炎套裝,哪怕雲浩軒本人的修為不過是區區玄尊境六重,也足以輕鬆越階滅殺聖境高手!這就是帝品靈寶的強大威力!

「天炎套裝…」

「這一套神器便是炎帝遺留下來的本命靈寶么…!」

不遠處,費仁也是注意到了石館正中靜靜躺放着的天炎套裝,只見其目光視線微微閃爍,隨後落到旁邊那一桿槍鋒印刻着烈焰蒼龍的火紅色長槍上。

相比於其他靈寶,他唯獨對這一桿天炎帝槍感興趣,畢竟天炎套裝的其他裝備,包括天炎護符,天炎戰鎧等等基本都是防禦型靈寶。

而費仁歷來喜歡將主動性掌握在自己手裏,唯有進攻型靈寶才能引起他的興趣。

「吼!」

此時,大殿正中心的九尾妖狐殘魂依舊在到處肆虐,四周廝殺聲一片,到處血跡紛飛。

見此情景,雲浩軒也是看了一眼身旁的劉無影,「劉無影,先解決了這頭畜生!再出手搶奪天炎套裝…!」

眼下,千變妖狐雖然已經遁去,但是對方召喚出來的那一頭九尾妖狐殘魂卻不好對付,如果先行出手奪寶,難免會被一旁的九尾妖狐殘魂襲擾。

除此之外,殿內一旁還有霸刀盟的展紅塵以及流雲派的洪玄等人虎視眈眈,這也同樣令雲浩軒頗為忌憚,生怕對方會突然暗中插刀,來一手偷襲。

「好,少宗主!」

劉無影重重點頭,下一刻雙掌合十,整個人雙眸中浮現出一縷縷金光,周身氣勢大震,彷彿古佛附體,「第一命格,出!」

嗡!

瞬息間,金芒四射,一股玄妙的氣息也是籠罩着劉無影周身四處,其整個人也是置身於一座玄金寶塔之上,御空而立。

「五行混沌!鎮壓!」

左掌猛地探出,下一刻劉無影也是暴喝一聲,周身元力金光再度大甚,隨後憑空凝聚化為一尊巨大無比的佛光寶塔,當即朝着下方地面上的九尾妖狐殘魂鎮壓而去。

「區區一介畜生殘魂,也敢阻攔老子!」

劉無影臉色冷漠

他的命格乃是稀有命格「五行混沌」,乃是進攻型命格,雖然此命格略有不如雲浩軒的「夢境輪迴」,無法化解攻擊,但卻同樣威力不俗,足以滅殺任何同階高手!

「又是稀有命格?」

看到這一幕,費仁眉頭微蹙。

對方不愧是雲浮宗的內門長老之一,不僅實力很強,而且擁有的命格也是極為不凡,和他的「天玄罡風」一樣同屬於稀有命格。

「大哥,現在稀有命格是已經爛大街了么,怎麼這傢伙也有稀有命格….」旁邊的墨白靠了過來,一臉忌憚地看着通體沐浴著金色佛光的劉無影,神情肅穆。

自從他們兄弟二人踏入炎帝陵墓以來,一路遇到擁有稀有命格的玄尊境高手也是不少,先是雲浮宗少宗主雲浩軒的第一命格「夢境輪迴」,然後又是眼前劉無影的命格「五行混沌」,基本都不好惹。

「我哪知道…」

面對墨白的吐槽,費仁同樣有些感慨,「只不過,這幫傢伙平日裏一個個自命不凡,自詡為什麼武道天才,眼下手裏掌握有稀有命格倒也不算特別奇怪….」

另外一邊

「輪迴鎖鏈!」

就在劉無影出手的一剎那,雲浩軒也是釋放出大量的元力,隨後化為無數道漆黑的厚重鎖鏈,宛如藤蔓一般朝着對面嘶吼肆虐的九尾妖狐殘魂纏去,攻勢迅猛!

嗖!嗖!嗖!

吼…!

大量的漆黑鎖鏈劃破空際,隨後將九尾妖狐殘魂上下纏繞,令其死死無法動彈,只能發出一道道凄厲憤怒的獸吼聲。

轟隆!

下一刻,佛光寶塔襲至,狠狠地砸落在九尾妖狐殘魂的獸軀之上,將其當場鎮壓於殿內,隨後逐漸消失於無形,獸吼聲逐漸停歇。

雖然這一道九尾妖狐殘魂的實力堪比王階高級魔獸,但是終究寡不敵眾,而且對方沒有本體,僅是一縷殘魂,無法抗衡兩大稀有命格的合力攻勢。

畢竟,劉無影和雲浩軒二人也不是泛泛之輩,前者是雲浮宗的內門長老,後者則是當今少宗主。

「動手!」

就在九尾妖狐殘魂泯滅的一瞬間,旁邊早已虎視眈眈的展紅塵和洪玄等人也是暴起動手,朝着大殿正中的石館飛去。

「殺!」

「機緣人人皆可得知!」

看到這一幕,殿內眾人也是紛紛暴動,廝殺再起。

眾人的目標,顯然皆是石館中的天炎套裝,當初炎帝鄭符遺留下來的本命靈寶。

一番廝殺之後,整個炎帝殿內也是一片血流成河

而完整的天炎套裝也在眾人的一番爭搶之下四散遺落。

其中,價值最為珍貴的天炎帝槍和天炎戰鎧落入到了雲浩軒手裏,展紅塵搶到了天炎戰靴,洪玄則是搶到了天炎護符。

至於最後的天炎盔和天炎護臂這兩件靈寶則是分別落入到了費仁以及一名玄尊境七重的散修之手!

至此,一整套的天炎套裝也是被殿內眾人生生拆解,瓜分乾淨!

其中大部分的散件靈寶都是落入帝坑三大四品勢力的手裏,其中雲浮宗少宗主雲浩軒搶得最多,手裏分別有兩件散件靈寶:天炎帝槍以及天炎戰鎧。

「奶奶的!又是這小子….!」

看到費仁在混戰中也搶到了天炎套裝的其中一個散件靈寶,不遠處雲浩軒也是愣了一下,隨後不怒反笑,眼瞳中浮現出絲絲煞氣。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來!這回本少爺看你丫往哪裏跑!」

原本他是想先將天炎套裝其他散落的零件搶奪到手,再找機會收拾費仁,眼下對方卻自己送上門來,正合他心意。

。 祝融抬頭看着這群渾身黑褐色的禿鷲眼神越發的不善。

禿鷲也是群居動物,通常三五成群。

但偶爾也會出現十個以上的群體,而現在祝融遇到的就是這種。

成年禿鷲體長108~120cm,是一種大型猛禽。

即便是祝融也沒見過這麼大的鳥。

在天竺國可沒有這麼大的猛禽。

祝融身長2.4m。

這意味着兩隻成年禿鷲加起來就會和祝融身長差不多。

「十幾隻禿鷲一齊出現,還真是看着有些嚇人!」

祝融警惕的想着。

在祝融觀察禿鷲的同時,禿鷲們也在觀察祝融。

它們也從來沒有見過老虎,所以表現得極為謹慎。

「吼!」

看着這群試圖打擾自己吃飯的傢伙,祝融猛然站起身隨後對着天空發出了一聲巨大的咆哮聲。

恐怖的吼叫聲頓時嚇得禿鷲們一鬨而散。

但是沒到十秒鐘它們便重新聚在一起,並且不斷地朝着祝融發出了「唳唳」的叫聲。

「這不就是在欺負本王不會飛?」

聽着禿鷲們略帶挑釁的叫聲,祝融頓時心中有些煩躁。

不過,他很快便冷靜了下來。

這群禿鷲最終的目標還是他面前的斑馬肉。

只要守住面前的斑馬肉,他就不信這群禿鷲還敢繼續囂張。

想着,祝融便習慣性地用爪子撕開了斑馬肉的肚皮。

「撕拉!」

鮮嫩的內臟迅速地從斑馬的肚皮處滑了出來。

撲鼻的血腥味不斷地刺激著祝融的味蕾。

下一刻,他便大口吃了起來。

吃了兩口祝融便停止了進食。

他覺得馬肉的味道有些怪怪的。

也不是說不好吃,而是感覺斑馬肉比牛肉的血腥味要更重。

這種感覺就像是他上輩子吃「食用油放多了的菜」一樣。

他有種預感,只要再吃十斤他一定會有膩的感覺。

祝融在原地砸吧著嘴,接着挑釁地看向了天空,並且習慣性地舔了舔嘴裏的獠牙。

「唳唳~」

天空的禿鷲們再次發出了尖銳的叫聲,並且朝着祝融不停地撲閃著翅膀顯得有些氣急敗壞的樣子。

看着有些着急的禿鷲,祝融嘴角的鬍鬚微微上揚了一些。

接着,他便再次大口吃了起來。

「撕拉!」

祝融再次從斑馬屍體上撕下了一塊肉。

十分鐘后,他便和自己預測的那樣有些膩了!

而這時的禿鷲們已經穩穩地落在了距離祝融不足五十米的草地上。

它們不敢靠近,但是卻紛紛期待地望着祝融。

祝融也沒有主動發動進攻。

即便他的實力已經達到了虎中巔峰也很難抓到禿鷲這種猛禽。

畢竟他長不出翅膀!

「唳唳~」

又是一陣尖銳的叫聲傳來。

聽到聲音之後,祝融警惕地看向了天空。

一群褐色白頭的巨鳥迅速地在祝融頭頂聚集。

它們好奇地望着祝融,同時警惕地望着祝融旁邊的禿鷲。

「這是?」

「兀鷲?」

「非洲吃白食的傢伙可真多啊!」

祝融有些煩躁地想着。

「唳唳~」

禿鷲立刻對着天空的兀鷲發出了回應的聲音。

兩隊大型猛禽打過招呼以後便停止了尖叫。

接着,兀鷲群也找了一個位置迅速地落在了地面。

:這是禿鷲和兀鷲嗎?感覺很配合的樣子,它們不是競爭對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