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如汽笛長鳴,又恰似鶴唳九天,氣勢相當恢宏!

古語說得好:響屁不臭,臭屁不響,連環屁又臭又響!

瞬間,一股極臭極腥的惡氣,自她胯下奔涌而出,突破褲子的束縛,瞬間散開!

圍觀之人轟然後退,有如爆炸中心一樣,四散而去!

苟主任身後的門口,是重災區!

苟主任背對門口,屁氣本來是以門口為主要突破方向,雪上加霜的是,門口圍觀者層層相擁擠,臭氣來襲之時,眾人大多躲閃不及,紛紛後退之際,形成踩踏之勢。

有數人向後仰倒在地,整個人群完全被屁氣所籠罩!

「我操——」

苟主任羞極怒極,國罵脫口而出!

但「你媽」還沒吐出口,屁意再次來襲!

不行,不行,這次一定要忍住。

苟主任暗暗告誡自己。她堅忍異常,胯下用力,緊縮擴約肌,極力忍住,不想二次發聲出醜。

張凡見狀她呆狀,嚴肅地說:「放下,放下即圓滿,放出,放出即痊癒!惡氣久郁於經脈,今天一次性氨氣排放超標無妨,正是將此病根除的良機,別控制,放鬆,張嘴!」

苟主任憋得頭暈眼花,神志似乎半睡半醒,張凡在旁邊娓娓道來,有如催眠一般,苟主任瞬間失去自主意識,下意識地張開嘴。

「仰看天!」

張凡輕聲鼓勵!

苟主任仰起肥脖子,看向天花板。

「橫膈肌收緊——」

苟主任胃部一縮。

只聽「噢——」

一聲響亮!

一個巨嗝脫口而出!

嗝氣如風如潮,天花板上几絲蛛網隨之飛落!

「去!憋上邊來了!」

「把屁憋成嗝兒,奇葩!」

眾人紛紛議論起來。

這一個臭嗝打出來之後,苟主任只覺得全身輕鬆,怒意全無!

連眼神都不似剛才那般兇猛,而是略帶老女人的慈祥和溫柔!

「我……」苟主任頓然覺得周圍的世界煥然一新,氣氛和善,再也不像以前那樣,看誰都像看見了鬼那樣仇恨了!

這樣的感覺真奇妙!

「小張,你……」苟主任眼中露出驚訝和崇拜。

「苟主任,是這麼回事。你脾胃二經短路之後,鬱氣結於腹內,全身內壓增加,人之腋下皮膚最薄,鬱氣因此常在此處欲突出體外,形成凸包,有如小腸疝氣一個道理。」

「噢!」

「然後,我叫你猛點二穴,激發經絡,將體內鬱結之氣經穀道排出,於是發生連環屁事件。又因為此屁強度空前,在排放的同時,也閉塞了脾胃二經之間的短路通道,以後,你經脈正常,就不會再有鬱氣集結於腹了。」

「嗯。」

「雖然排放過程有些不雅,不過,這是治病的過程,不能認為它丑還是美。試想想,比起手術開刀的血淋淋,放個屁又算什麼呢?請主任想開點。」

「也是!」

「現在,一切都結束了。從此以後,你會心平氣和,再也不會易怒易燥了。」

苟主任聽完,呆立良久,如大夢初醒,喃喃地道:「這幾年,我一直不知為何,總是愛發怒,發起怒來,便訓斥手下醫護人員,大家受了我好多氣。今天才得張醫生化解治癒,真是謝謝你了。」

張凡搖搖頭,擺擺手,哼了一聲:「謝,倒是不必了。只是你別誤解了我,以為我為了轉正而溜須你。」

在場所有醫護人員,面色全都開朗起來,向張凡投來感激的目光:

幾年以來,主任猛於虎,對科里的人員非訓即罵,大家受夠了她的氣!

如今一屁之後,煙消雲散,歷盡滄桑同事在,屁后一笑泯恩仇。

真是值得慶幸,頂頭上司不作威作福,是下人之福呀。

「高!」

有人喊了一聲。

「嘩……」

眾人跟著這聲喊,一齊鼓起掌來。

「這個新來的醫生,太神了。」

「全蓋!二科要火了。」

「小小年紀,竟有如此不世醫術,將來能當院長!」

人們一片讚歎聲。

有讚歎就有嫉妒。

這些人的讚揚,惹得那兩個男醫生火氣上來了:一個小小的見習生,吹捧成這樣?讓我們這些老資格往哪擺?

一直坐在牆角的男醫生騰地一下站起來。

「有什麼了不起?」他走到張凡面前,挑釁地晃著拳頭,道,「點穴點出個屁算啥呀?我給你一拳,你也會放屁!信不信?」

「一邊撅著去!前列腺加糖尿病,內褲永遠不幹的人,也要舞舞扎扎打人?」

張凡皺皺眉,輕蔑地說道。

。 音落,男子抬手,一道玄氣徑直朝著陸顏霜與姬無月的藏身之處殺了過去!

「不好!」陸顏霜臉色一變。

當下下意識去拉身邊的姬無月提醒,「姬無月你小心!」

姬無月第一反應,也是想要護住她。

就剛巧兩個人的手齊齊握住扣緊。

彼此都是愣了一瞬。

姬無月順勢將陸顏霜抱入懷中一個轉身!

「你別動,他的實力怕是不簡單!」姬無月一邊提醒,抱緊陸顏霜。

剛才兩人躲在暗處時,陸顏霜本就與他身體緊挨著,這下更是直接被他更親密的抱住,身子徹底靠近了他懷裡,耳邊貼著他的胸膛……

「姬無月。」陸顏霜不由喊了一聲。

姬無月轉過身,一招與那出手的男子對上,兩人身形這下也是徹底暴露出來。

「果然,我就知道剛才暗處一直有人。這地方如此機密,你們倒是會找!趕來打擾她的清凈!」駱堂平語氣陰沉。

待他眼神移到沉睡中的月影時,又不由的溫柔下來。

明顯不一樣了。

姬無月將陸顏霜直接攬到身後,「這地方我們並不知道是哪裡,不過是無意間闖入。並未存心。抱歉。」

這裡既然只有一個沉睡中的女子。

確實沒有姬無月想要找到的九星妖珠,他也不想在這多生事端。

只是這次他與陸顏霜既然找到了這處,駱堂平自然就不可能放過憑空闖進來的他們。

駱堂平冷笑一聲,眼神猶如看死人般的落在了姬無月身上。

陸顏霜被擋著。

「我認得你,姬家的二公子,年少成名的修鍊天才……不過,即便如此,你真以為今日你們還能從這地方出去嗎?」駱堂平挑眉,眼底一瞬全是陰狠。

姬無月眼神警惕,這時小聲對陸顏霜道了一句,「若是待會兒情況不對,你先出去。」

「你讓我拋下你?」陸顏霜聞言挑眉,只覺大可不必。

以她的實力,還沒淪落到一旦出事,只能被姬無月給保護的程度。

「你顧好你自己就可以了!」陸顏霜出聲。

一個閃身,她直接脫離了姬無月的保護,鳳凰神劍一經召喚,在駱堂平正打算對兩人下殺手之際……

「這是!」對面駱堂平的眼神一瞬變了,是震驚,「你手上拿著的是靈劍?不對!是神器!是神劍!你怎麼擁有神劍這種級別的寶物!」

「這還用問?當然是為了從這裡出去。」陸顏霜挑眉,一瞬笑著應。

姬無月不可能對她下重手,因此一時間也沒防住,眼睜睜看著她站了出來。

「你小心。」最後,他只能叮囑了一句。

駱堂平眼神近乎發亮盯著陸顏霜手裡的鳳凰神劍,甚至開始自言自語起來。

「月影,你看到了嗎?是神劍!真的是神劍,你那麼想回去,甚至不願意看上我一眼,如此恨我,不如我就將這把神劍送給你來賠罪好不好?」

「你喜歡嗎?」

陸顏霜:「???」

陸顏霜簡直黑人問號臉,這人都在說些什麼跟什麼?

她同意了嗎?

還想搶她的寶貝,就算她答應,棲身在這神劍里的鳳凰都不會答應!

「閑話少說,直接開打吧。」陸顏霜直接一揚劍。

直覺告訴她,在這裡呆著的時間越久,對她和姬無月就越不利,尤其是床上還躺著個生死不知的女子。

幾乎毫無聲息。

之前陸顏霜與姬無月甚至沒有覺察出任何不對。

「哈哈哈哈!」駱堂平見此大笑。

一言不合,兩人竟然就真的直接動起了手!

看呆姬無月,不由第一時間衝上去,「霜兒,小心!」

陸顏霜後退一步,鳳凰神劍的威力直逼駱堂平,不過瞬間便將人給打飛出去!

陸顏霜見此趁機直接抓住姬無月道:「我們趕緊出去,趁著這個機會!」

「你們做夢!」駱堂平一邊重重咳嗽一邊大笑。

姬無月收回手,手心剛運起的玄氣又收了回去,本是打算對著駱堂平出招……

陸顏霜速度實在太快!

趕在了姬無月之前,他還真得從未見過如此快速又果決,這似乎算是,她的另一面?

以前他看到的,更多是她有多喜歡錢財,一心想要多賺點玄石。

「這地方,只進,不出。除了我以外,任何人都別想從這裡離開,就算是耗,你們也要死在這裡!」駱堂平大聲道。

聽得陸顏霜就是眉頭緊皺,「什麼意思?」

姬無月眼神落在了對面人身上,想到什麼,「這應該是某種空間,領域空間。」

「領域空間?」

這詞兒陸顏霜是越來越聽不懂了。

「簡而言之,就是需要境界達到極高,還得有機緣天分悟性,才有可能得到。」姬無月解釋。

也是根據剛才駱堂平剛才開口所說的那些話里。

「不能出去,難不成我們要被關在這裡一輩子?」

「不。」姬無月搖頭,眼神依舊在對面人身上,肯定吐出一句,「只要他願意放我們出去。」

「可惜,我只想留下來你們的命!你們見到了我的月影,就只能淪為一個死人!誰讓你們擅闖這邊,拍賣行的寶庫,又豈是旁人能夠輕易闖的!」駱堂平語氣憤怒。

陸顏霜有點理虧,握著劍的手不由動了動,「不然我們賠你點銀子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