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也該去看看無憂了。

第二日一早,顧知鳶便去皇宮裏面謝恩了,謝完了恩之後,顧知鳶便去看無憂了。

「影子,影子過來。」

剛剛到院子的門口,顧知鳶便聽到裏面傳來的無憂的聲音。

顧知鳶一看,是無憂正逗著小狗兒影子到處跑,他的腳下是一顆蹴鞠,一個人,一狗玩兒的十分的開心。

「無憂。」顧知鳶突然開口,宗政無憂猛地回頭,看到是顧知鳶,他停了下來,抱着手說道:「女人,你再不來看我,我以為你把我忘記了呢。」

「怎麼會?」顧知鳶笑了:「來,我給你檢查一下身體,最近可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

「沒有。」宗政無憂說:「偶爾有不舒服的時候,蘇太醫都會來陪着我,也還好,你呢過得怎麼樣?」

聽到他的話,顧知鳶笑了起來:「很好啊,你不用擔心。」

「你真的喜歡上大皇兄了么?」宗政無憂還抓住這個問題不放手:「你知道么?大皇兄喜歡他的青梅竹馬,你不過是飛蛾撲火,現在四皇兄喜歡你,我覺得四皇兄才是最好的選擇。」

「好了。」顧知鳶被宗政無憂念叨的頭痛:「你再說這個事情,我就走了,不理了你了。」

「嘿。」看到顧知鳶的模樣,宗政無憂都無語了,嘆了一口氣說道:「怎麼的?你還生氣了?我說的是實話嘛。」

「打住。」顧知鳶嘆了一口氣,這個小孩子,現在就像是催婚的父母一樣煩:「你若是再說這個事情,以後我都不來了。」

宗政無憂一聽,無奈的聳了聳肩膀:「隨便你,日後若是受了委屈,你也不必來找我哭訴,我是不會聽的。」

「哎。」顧知鳶嘆了一口氣:「你就把心放在肚子裏面,我保證不會來找你哭的。」

「你記住你說的話!」

「記住了,記住了,七殿下放心吧。」 「桀哈哈哈,紐蓋特,你們找老子什麼事!」

正當紅王等人熱烈交談時,飛空海賊團的艦艇從遙遠的天際降落。

史基的話語帶著狂傲,似乎他根本看不起這些海上皇帝。

當然,作為第一個殺穿推進城的越獄海賊,他有這個資格。

「史基,以後老老實實呆在新世界吧!」

看著失去雙腳的老朋友,紐蓋特輕嘆一口。在這個時候,即便是幾人提前商定好要給予史基限制,白鬍子也只能委婉開口。

「待在新世界,像你們幾個傢伙一樣等死!」

史基笑了,他生氣了,他真的沒想到這個大海竟然會墮落到這種程度。

「既然如此,我們之間也沒有商談的必要了!」

話不投機半句多,既然已經確定紐蓋特等人的想法,史基徑直離去。

一場皇者巨頭海賊的約談就這樣虎頭蛇尾的結束。

以旁觀者的立場看完整個事件的香克斯鬆了一口氣。

要是史基真的同意立足新世界,憑藉他和白鬍子之間的關係定然會形成同盟,而那時,要是想要拿下金獅子或者在新世界再佔據一塊地盤,對於香克斯來說就十分困難了。

「但是,事情怎麼會這麼順利!」

香克斯嘟囔道,而貝克曼也拉著魂不守舍的他向馬爾科告別。

紅髮海賊團的征程再起,香克斯依舊苦著臉。

「唉!米霍克沒有加入我們,真是一個巨大的損失啊!」

給自己開了一瓶啤酒,貝克曼來到船長身邊,「米霍克不是一個會拘泥自己的人,他的目標是萬國。

而我們現在要避免與萬國接觸。」

「說的對極了!」,香克斯點點頭,「那就讓我們先去和之國看看御田大叔吧!

真是沒想到和之國竟然被凱多和呂布瓜分,不知道御田大叔現在過得怎麼樣!」

香克斯喃喃自語。

因為呂布的高調,和之國原本閉關鎖國的局面被他用武力轟開。

而有關大漢國的一切也被摩爾岡斯廣播到整個世界。

羅傑海賊團和白鬍子海賊團的成員也知曉了御田的慘狀。

為此雷利等人不是沒有想過為御田報仇。

可惜呂布的實力太強,為了了解御田的恩怨,他獨自一人約戰白鬍子。

因為忌憚呂布的實力,馬爾科等人也暫時放棄為御田復仇。和艾斯不一樣,當御田沒有按照約定歸來時,白鬍子海賊團就已經沒有二番隊隊長。

至於雷利和賈巴,由於當時正被世界政府追捕,自顧不暇的他們根本沒有能力去解救御田。

…………

「紅王,我想要購買三套類似李奇微身上的武器。

錢不是問題,但是東西一定要好!」

看向紅王,呂布的手下搬來一箱子黃金。

這些年,呂布的大漢同樣吸引到一些強者的加入。當然實力堪比皇副、大將的還沒有,但是那兩位精英中將級別的人才已經讓呂布興奮。

包括目前精英中將級別的高順,呂布願意為這三位屬下付出極大代價。

看著呂布一本正經的表情,紅王內心有些想笑,這種自己和自己交易的情形真有意思。

但這也是無可奈何的方法,外骨骼裝甲目前只有萬國能夠造出,呂布那裡突然多出來兩套裝甲定然會引起世界政府的懷疑。

「這些錢不夠,九十億貝利,我只收你一個成本價。」

紅王開口,呂布同意了,然而他臉上的憋屈,夏洛特玲玲等人都察覺到了。

而這一切,世界政府的間諜也看在眼中。

「既然呂國主如此有誠意,那萬國自然也不能小氣。

目前萬國剩餘的裝甲也只有兩套,三套交付可以定在半年以後。

同時為了表示我們的誠意,呂國主可以讓您的三位下屬來萬國。我會根據他們平時戰鬥的經驗、側重點,為他們修改裝甲。」

既然是自己的屬下,那紅王也不會憐惜材料,要給就給最好的。

三十億貝利一套裝甲的確是成本價,甚至夏洛特玲玲都不清楚這一點。

當然在不懂行的人眼中,紅王可是狠狠宰了呂布一筆。

「正應該如此,科蒂斯、潘興那這次你們就先隨帝王前往萬國。」

一揮手,呂布從自己的隨從中叫出兩個不起眼的人。

而這也讓馬爾科等人倒吸一口涼氣。

「科蒂斯李梅、約翰潘興!沒想到你們兩人竟然加入了大漢!」

這兩位在新世界極為出名,不僅是實力,還有統兵戰術,甚至比起李奇微,他們在這方面的成就更高。

他們不是海賊,而是隸屬於新世界某個王國的將領。大海上不少海賊都曾經招攬過兩人,甚至海軍和世界政府也派人遊說、利誘。然而兩人卻巍然不動。

沒想到這才多久,兩位傑出將才就投靠在呂布麾下。

「香克斯還是走的早了。」,撇了一眼科蒂斯兩人,米霍克嘴角一笑。他能夠感受到那位潘興也是一位極強的大劍豪。

「還好老爹麾下不是沒有人才,不然這才還真是會被大漢和萬國比下去。」

馬爾科呵呵一笑。

果然,此刻白鬍子也提出購買裝甲的請求。

「咕啦啦啦,紅王小子,也賣給我兩套裝甲如何?」

紐蓋特大笑,一揮手,又是兩人站了出來,「約瑟霞飛,亨利貝當。」

「老爹!」,恭敬的向白鬍子鞠躬,兩人這才對幾位海上皇帝行禮。

「看了白鬍子海賊團也是人才濟濟,紐蓋特,你後繼有人!」

呂布開口,這兩人名聲不顯,但光是從這兩個名字,他就聯想到一些厲害角色。

要是這兩人真是以那兩位為原型的衍生角色,那潛力絕對不會比李奇微等人差。

「哈哈,看來大家對於外骨骼裝甲都很感興趣了。

那我也就不藏著掖著了,不久前,世界政府那群傢伙也向我定下三套裝甲。

並且那三位現在就在萬國。以後你們之間要是發生什麼衝突,可別怪我之前沒有提醒你們啊!」

紅王大笑起來,這些人物來到絕對會讓這個世界更加出彩!

至於這些原著中沒有出現過的衍生大佬角色,為什麼會扎堆出現,紅王不想去管,這樣的世界才有意思。

(從一開始的李奇微等人,到本章的幾位人物,乃至未出現的幾人。相信有書友是知道他們的原型的。

之所以沒有近現代華夏將領,一方面是不少人都不喜歡華夏角色,另外一方面大家心知肚明。)

。 李慕白腦子裏閃過淼管事嗤之以鼻的不屑………

李家已經太久沒有遇到逆流了,長久安定的大環境讓大家理所當然的認為他族不敢忤逆李家!

乃至於李慕白在書房就察覺到崔州平有異動,卻一直不願往那個方向去想。

體內的陰寒給他敲響了警鐘!

「崔兄教導,慕白銘記於心,感激不盡!」

李慕白抱拳行禮。

崔州平看他氣色,知道見血封喉已經發作,只是微微驚訝於他的應對,

正常人發覺此事不都是暴跳如雷,口吐芬芳?……』

崔州平取出一枚解藥,平靜道:「李族長見笑!」

李慕白不疑有他,當即服下,運功催化,片刻之後就恢復如常,溫和道:

「慕白不該以小人之心對待崔兄,對於李家之前的所作所為,慕白甚感愧疚。

李家真誠的希望能與崔家達成合作,還請崔兄成全!」

他人的低調是建立在己方的硬實力之上!』

崔州平深喑此道,同時對李慕白的城府感到可怕!

堂堂一族之長,青雲州說一不二的大人物,能在自己面前屈尊降貴,他絕對不簡單。

順手送上彩虹屁,

「李族長海量!」

二人相視一笑,繼續觀摩。

李慕白指著長老台說道:

「此處視野開闊,站在高台上能一覽全局,崔兄以為如何?」

崔州平點頭道:「甚好!」

李慕白負手登上高台,遠眺整個比武擂場。

崔州平上台後放眼望去,比武擂場整體成倒三角,擂台的顏色根據擂台場次劃分,從第一擂的紫色到第七擂醒目的赤色,氣場感十足!

果然大手筆!』

崔州平暗暗感慨!

「崔州平,崔州平在哪裏?」

………

氣勢洶洶的聲音自前方傳來。

李慕白眉頭微凝,那個無法無天的孫女又想給他惹什麼蛾子?

「崔州平!!」

………

李茹漸行漸近,瞟見高台上站立的崔州平,二話不說,一躍而起。

「流………」

氓字還未說出口,就被李慕白封住靈脈,保持着抬手的動作,一動不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