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穗理剛想說話,卻被櫻直接打斷,她豎起一根手指:「等等,你別說話,讓我猜猜,是法國人?金髮綠眼的那種?」

「不對,難道是英國人,那種穿着西服很紳士的貴族?」

「還是不對?難道是意大利人?聽說意大利人熱情,戀家,而且追女孩很執著,你不會是被意大利人騙到手了吧!」

穿着西裝的高挑女孩拉着千穗理的手,連珠炮似的說出一大堆話,讓路明非感覺她有點像是看到異地分居的女朋友出軌了之後的拉拉,又有點像是很久不見急着吃瓜的女閨蜜,總之,讓千穗理幾乎難以招架,閉口不答,反而加快了腳步。

於是,路明非跟在千穗理身後,幾乎像是逃跑一般離開航站樓,進入地下停車場。

一輛黑色悍馬車,矢吹櫻輕車熟路的拉開車門,請路明非等人坐進去,千穗理坐在副駕駛。

「這是……源家主的車?」井口紗織似乎有些吃驚。

「對,他在本家開會不用車,所以我就直接把他的車開出來了。」矢吹櫻發動了引擎,接着駕車緩緩駛出停車場,開上了一條公路。

「你們沒有帶什麼違禁品吧?」矢吹櫻一邊開車一邊隨口問道。

聞言,路明非頓時緊張起來,看了眼自己手邊那個長方形手提箱。

然而他的眼神變化卻被櫻敏銳的捕捉到,「那是什麼?」

「我的……結他?」路明非乾巴巴地說。

「或許你該擔心一下屁股下面的東西。」千穗理平靜道。

「什麼?」

路明非呆了半秒才下意識看向自己座椅下方,發現腳邊是一塊軍綠色的防雨布。

他心頭陡然升起一股不太妙的預感將防雨布輕輕拉開,露出了座椅下方的一隻榴彈發射器,還有兩隻閃著黑光的霰彈槍,而且還有一個看起來就很危險的箱子,上面有一個小心爆炸的標誌。

「現在下車還來得及嗎?」路明非的身體陡然僵硬,眼神獃滯。

「你帶的這個弟弟還挺可愛的。」矢吹櫻突然笑了起來,於是副駕駛上的千穗理也笑了起來,不過她們笑的大概並不是同一件事情。

當黑色悍馬車駛上高速公路的時候,突然,矢吹櫻的車載電話響了起來,她並沒有避諱的意思,隨手按下免提鍵。

只聽電話里傳來一個男人冷冽的聲音:「你在哪裏?」

「我在機場接人。」

櫻的表情頃刻間便嚴肅起來。

「現在立刻回來,有新任務要去做。」男人並沒有問她在接誰,只是平靜下令,然後掛斷電話。 宋九月的號碼是999號,和她一組的,是99號,234號,和738號。

之所以讓所有人都下去面對面比賽,一來是防止作弊,二來是為了鍛煉,選手的抗壓能力。

作為一個優秀的黑客,自然要做到,在任何時候,都能保持堅韌不拔的心態,不受到任何外界的影響。

畢竟黑客這個技術活,本來就是見不得光的,有時候為了接個單子,會惹上不少的麻煩。

要是被人抓住,按照黑客的規定,其實是不準說出自己的老闆是誰的。

所以必須要求,黑客有強大的心理素質,和抗壓能力。

宋九月作為上屆的冠軍,黑客界近年來,最厲害的後起之秀,本來在參賽之前,就已經是本屆的熱門。

不少人都在網上直接開外圍,賭J神會蟬聯這一屆的冠軍。

一聽到自己二輪和宋九月一個組,99號f,當場就萎靡不振,自暴自棄,下來的時候,直接穿著睡衣,頭髮爆炸,哪怕戴著面具,都能感覺到99號已經開始放棄自我了。

234號是一個中等個子的男人,抱著筆記本電腦,十分拘謹地坐在宋九月身邊。

而738號,就是之前和宋九月對著乾的那個嬌滴滴的小綿羊,一看到宋九月,就冷哼一聲,隨即坐在了宋九月面面。

這次二輪比賽,是四人一組,坐在一張圓桌上,每一個圓桌,都和隔壁桌,有半米的距離。

這個距離,也是黑客聯盟故意搞事情,增加比賽的刺激性,讓原本已經緊張的參賽選手,更加的有壓迫感。

「他們幾個真倒霉,居然和J在一組,那不是擺明了是陪跑嗎?」

「就是,幸好我祖上燒高香啊,沒和J一組,不然我肯定要哭死的。」

「對啊,好歹要是進了第三輪,也不算太丟人,前十都能上黑榜的。」

四周的人呢,議論紛紛,因為距離太近,哪怕壓低聲音,宋九月們這桌,也聽得一清二楚。

他們口中所謂的黑榜,就是黑客界的福布斯榜單。

排名越前,接單的價格就越高。

現在黑榜上,最貴的就是宋九月的J,客單價起步七位數,後面就是翡翠驢,神來之b,風無聲,CK。

祁明修在排名第二十一,倒不是他技術不行,主要是他大號嘴太臭,經常在暗網上DIss別人,有人找他接單,他不僅態度不好,有次還直接把和顧客的聊天記錄,放在暗網的貼吧。

那顧客想要先給十分之一的定金,事成之後再給錢。

要是沒有成功的話,就不付尾款,還要全款退款。

在黑客界,討價還價的事情,也不是沒有。但是黑客接單,大部分,都是不能見光的單子。所以哪怕是最後沒有成功,也會付一點辛苦費。

一般最少的定金,是百分之二十,如果沒有完成,這百分之二十,就是黑客的辛苦費。

這種只付百分之十,還要求完不成退款的顧客,確實很少見。

畢竟能去暗網找黑客接單的,都是有身份有地位,不方便自己出面的。

那件事情,在暗網當時還挺轟動的,不少人挺祁明修,不過因為他嘴巴實在太欠,也有一部分是,暗戳戳嘲諷他技術不好還嗶嗶。

兩邊人都十分激動的回帖,後來還是買主跟黑客聯盟投訴,黑客聯盟這才把貼子直接給刪除。

刪除以後,祁明修還公開diss黑客聯盟是慫包,這也是為什麼,人家黑客聯盟不待見他,還禁止他的大號參加,黑客大賽的原因。

「切,有什麼了不起的,不到最後,誰輸誰贏不一定呢,誰知道這個號,是不是買的?」

嬌滴滴的小綿羊,冷冷的不滿道。。 每一期都有花絮講述唱作人的創作過程或者一些搞笑的片段等等,給正片添加了不少談資。

有很多觀眾喜歡看花絮,他們覺得這讓他們更了解了唱作人的日常,好似走進了唱作人的私生活一樣。

花絮讓觀眾和唱作人們更貼近了一些。

上一期吉祥的花絮是簡單闡述了創作靈感,她看着朋友失戀,她嘗試去體會那種痛苦,和所愛另結伴侶,她的心情。

觀眾:

「哦,原來讓全世界失戀之人感同身受的竟然是這樣的原因。但是你怎麼好像全程都在吃?」

「把好像去掉,就是全程在吃啊!」

「哇,好接地氣的明星。不是說藝人為了維持身材都不吃飯的嗎?」

「不吃飯,喝露水嗎?」

「去翻看了吉祥以前的節目,就妥妥一吃貨啊。」

「真羨慕怎麼吃都不會胖的吉祥女神。」

觀眾討論的樓逐漸歪掉,有人看不過去了。

「大家來這裏討論的難道不是吉祥的作品嗎?前後風格差異那麼大,不值得探討嗎?」

「哦……」

「哎,好想知道吉祥為什麼會吃那麼多,身材還那麼好了。」

「我也是,我也是。」

+1

看不過去的網友:「……」哎,我也想知道。

《唱作人》第九期的競演環節讓全世界人民都看到了吉祥強大的唱功和音樂製作能力。

而第九期的花絮讓全世界人民發現,吉祥不僅有個強大的vocal、強大的創作能力,還有強大的胃。

觀眾們津津樂道,是不是吃得多就會更有創作力?

有人在線答疑:「多吃澱粉,大腦思考需要糖分。」

有粉絲做了吉祥在節目中吃得最多的食物視頻,富含澱粉的食物排第一的是大米類製品,如米皮、米線、腸粉、河粉、壽司、米團、飯糰等。

每一次,吉祥都會選擇大量的大米製品充當主食。

以大米出口為主要外貿業務的小國家——稻國從中看到了商機。

以當下在全世界都備受矚目的吉祥愛吃大米為由,大力輸出大米文化和吃大米的好處,不信你看吉祥。

吉祥粉絲們紛紛表示支持。

吉祥因為吃大米多而具有很強的創作力是不是真的不知道,但粉絲們支持吉祥走出大漢,走向世界。

你看,一個國家都蹭吉祥的熱點,是不是說明我吉寶已經國際知名。

大漢國的粉絲不用說,吃稻米是傳統,是習慣,買。

大漢國外的粉絲,沒吃過稻米?

那就從現在開始吃起,不學會吃大米怎麼能感受到我偶像的快樂,怎麼能拉近我和偶像的距離,買。

一時,稻國大米訂單直線上升,名揚國際。

無心的吉祥被有心人的用心運作,以一己之力拉動了一個小國的出口,財神爺的名號從此不脛而走。

對於吉祥是稻國財神爺的說法,人們樂此不疲地討論,也由此對關於吉祥的花絮更是備受矚目。

當《唱作人》宣佈第十期和第十一期的直播合併放在第十一期一起進行。

第十期的內容由原來的直播改為第十期創作剪輯花絮,以犒慰在最後一期看不到花絮的各位熱心觀眾們。

並且在最後一期的前一天,同一時段節目組也會播出唱作人們關於第十一期的花絮。

觀眾們不但沒有造反,還紛紛提出要求,關於吉祥的花絮不要剪輯,要全部。

「給我二十四小時直播吉祥的一切,咖啡我已備好。」

有人提出抗議:「吉祥女神也是人,她需要休息的。」

網友卑微:「她休息她的,我看我的。吉祥睡覺,我就數她的呼吸就行。」

對於網友的不要剪輯要全部的要求,節目組自然不能滿足。

我們是音樂類節目,不是直播日常節目。

剪輯還是要有的。

於是,剪輯的花絮正常播出。

首先是比伯組和朱莉組的花絮,相對比較祥和。

比伯和朱莉在創作中和合作夥伴都是思想上的碰撞,也會考慮和採取對方的合理建議和想法。

總體上還是以比伯和朱莉為主。

還有一些生活上的花絮,一起漫步街頭、共賞夕陽、高談闊論等等。

讓觀眾看到了朋友間的互動。

到了羅瑞爾組,花絮一出現就是不同的味道,火藥味充斥其間,觀眾看了都把「散了吧」打在了屏幕上。

不說朋友間的互動吧,就連相互尊重都有所欠缺。

吵架和摔東西就是日常。

「不翻上一期節目,我都忘了這兩個人誰晉級了。」

羅瑞爾粉絲:「羅瑞爾單飛,那個合作的唱作人是不是不知道誰才是前四。」

「『合作的唱作人』?對,他不配有姓名。」

和羅瑞爾組相比,比伯組和朱莉組真是和諧的全世界和平,但也中規中矩,就是觀眾想像中的樣子。

吵嚷討論中,吉祥組登場了。

清水河畔,樹蔭下,一雙麗人坐在長椅上,簡手裏端著杯咖啡,吉祥手裏握著一個雪糕。

觀眾:「不能忍了,吉祥你能不能女神一些。雪糕?要不要這麼接地氣?」

端著咖啡的簡小心翼翼地提出疑問:「我和安娜貝爾演唱風格還是不同的,你為什麼會選擇我?」

吉祥添了一口雪糕,不以為意淡淡笑道:

「誰也沒有限制一首歌曲只能有一種風格,而且你演唱的風格也是氣勢磅礴,完全可以勝任這首歌。

你的音色也更柔和一些,你來唱我原來的部分,我來唱另一部分,能更好的的融合。」

觀眾:「你還伸出小舌頭舔雪糕,嗚嗚嗚,又是羨慕雪糕的一天。」

「吉祥善良,總是為合作夥伴着想。好感動,為了更好體現簡的優勢,她還換了演唱部分,嗚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