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這需要繼承者也是一個強勢的帝王,一如隋朝的繼承者楊廣,雖然扶蘇已經有了成長,但是想要達到楊廣的水平太難了。

有道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扶蘇的儒家已經深入了骨髓之中。

對於如何進攻匈奴,嬴政反而不擔心,畢竟現在的大秦遠比匈奴要強大得多,嬴政擔心的便是如何的治理匈奴。

半響之後,嬴政朝著門廊下的韓談吩咐,道;「韓談,去將監國找來!」

「諾。」

這些年來,扶蘇監國,這讓嬴政從繁重的政務中解脫了出來,這讓嬴政對於大秦帝國的把控更為的深厚了。

一刻鐘之後,扶蘇匆匆趕來,朝著嬴政肅然一躬,道:「兒臣扶蘇拜見父皇,父皇萬年,大秦萬年——!」

見到扶蘇走進來,嬴政點了點頭,他能夠看到扶蘇臉上的疲憊,監國監國,這等於是執掌一個強盛的帝國,壓力之大,只有嬴政與此刻的扶蘇自己清楚。

「扶蘇,朝中可有不解之事?」

聞言,扶蘇長身而起,朝著嬴政一拱手,道:「稟父皇,朝中無事!」

「父皇打算北擊匈奴了么?」

作為監國,扶蘇自然是清楚大秦銳士的調動,以及糧草的徵集,很顯然,戰爭已經迫在眉睫了。

。一個又一個的問題被蘇禹直接拋了出來,葉風臉上的神色瞬間就變得有些沮喪。

不過他轉念一想,既然蘇禹大哥這樣問自己,那就說明蘇禹大哥心中早就想到了這些問題,並且很可能蘇禹大哥已經想到了具體實施的辦法了,不然他又怎麼會這樣問自己?

想到這裏,葉風的眼神中又瞬間變得亮晶晶的了。

……

《丹道至聖》第八百五十章徐徐圖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白瑧掏出個靈果,小紅眼睛一亮,沒敢上嘴去搶,小眼睛忽閃忽閃地看向白瑧,雙翅捧住鳥臉,黑曜石般晶亮晶亮的,連頭上的冠羽也開始搖擺。

白瑧……你火鳳的高傲呢?為了一顆黃階靈果賣萌?

敢情是就跟她高傲了,傳說中的軟飯硬吃?

收回手,看著它,問道:「界壁的強弱和小世界中生靈的修為高低有關係嗎?」

小紅的口水險些流下來,這個果子它上次吃過,靈力很充沛,對它有一點點好處。

聽她問話,小紅忍著口水,偏過頭再次仔細回想起來。

白瑧也垂眸,還是那次做接引使任務時,才知道原來她生活的這個青穹界還下轄著四個小世界,正是藍淵界、大荒界、朱炎界和青木界。

當時也只當新奇故事聽,可後來在正初峰學習,除了這四界,隱約能看其它界的影子,當時問講師,講師說那是很久遠的傳說,事實已經不可考,眼下只有那四個小世界。

如今想來,這四個小世界的名字竟有些微妙,或者說是屬性有些微妙。

藍淵界據說是個水球,修士都在島上或是鰲背上生活。

大荒界以各種金屬靈材聞名,聽說大多修士都是曠工。

朱炎界據說條件最惡劣,到處都是火山,不過也盛產火靈石和火系靈材靈藥。

青木界顧名思義,聽說木靈氣最為充裕,盛產各種木系靈果,許多萬年靈材也都出自青木界。

雖然這四個小世界也是五行俱全,修士可以修鍊,但它們都有側重,若按五行屬性來論,藍淵界屬水,大荒界屬金,朱炎界屬火,青木界屬木。

而且四個小界和青穹界有傳送陣相連,肯定還有其它陣法的吧?

她掏出本子,將這個疑點記下。

眼下又冒出個大千世界碎片形成的小世界,白瑧懷疑,青穹界中會不會還有其它小世界?

小紅見它掏出本子,小腿挪了挪,離得遠一些,生怕一個不小心將它燒著了就要寫許多大字。

它站在一步開外,仰頭道:「我想起來了,界壁越強的世界,裡面的妖獸實力也越強,可能真的有關係。」

白瑧手上一頓,「出竅期可以破開藍淵界的界壁,那這個小世界比藍淵界強?」

小紅搖了搖頭,一邊覷著白瑧手中的果子,一邊道:「我沒去過藍淵界,不知道。」

傳承中大多是先輩們見過的震撼景象,用人修的話說,就是囫圇著過了一遍,之前只挑了些對它有用的看了下。

回想著傳承中見過的世界,「」

「你不是說」

她跳上樹梢,舉目往那處看去,

白瑧掏出個靈果,小紅眼睛一亮,沒敢上嘴去搶,小眼睛忽閃忽閃地看向白瑧,雙翅捧住鳥臉,黑曜石般晶亮晶亮的,連頭上的冠羽也開始搖擺。

白瑧……你火鳳的高傲呢?為了一顆黃階靈果賣萌?

敢情是就跟她高傲了,傳說中的軟飯硬吃?

收回手,看著它,問道:「界壁的強弱和小世界中生靈的修為高低有關係嗎?」

小紅的口水險些流下來,這個果子它上次吃過,靈力很充沛,對它有一點點好處。

聽她問話,小紅忍著口水,偏過頭再次仔細回想起來。

白瑧也垂眸,還是那次做接引使任務時,才知道原來她生活的這個青穹界還下轄著四個小世界,正是藍淵界、大荒界、朱炎界和青木界。

當時也只當新奇故事聽,可後來在正初峰學習,除了這四界,隱約能看其它界的影子,當時問講師,講師說那是很久遠的傳說,事實已經不可考,眼下只有那四個小世界。

如今想來,這四個小世界的名字竟有些微妙,或者說是屬性有些微妙。

藍淵界據說是個水球,修士都在島上或是鰲背上生活。

大荒界以各種金屬靈材聞名,聽說大多修士都是曠工。

朱炎界據說條件最惡劣,到處都是火山,不過也盛產火靈石和火系靈材靈藥。

青木界顧名思義,聽說木靈氣最為充裕,盛產各種木系靈果,許多萬年靈材也都出自青木界。

雖然這四個小世界也是五行俱全,修士可以修鍊,但它們都有側重,若按五行屬性來論,藍淵界屬水,大荒界屬金,朱炎界屬火,青木界屬木。

而且四個小界和青穹界有傳送陣相連,肯定還有其它陣法的吧?

她掏出本子,將這個疑點記下。

眼下又冒出個大千世界碎片形成的小世界,白瑧懷疑,青穹界中會不會還有其它小世界?

小紅見它掏出本子,小腿挪了挪,離得遠一些,生怕一個不小心將它燒著了就要寫許多大字。

它站在一步開外,仰頭道:「我想起來了,界壁越強的世界,裡面的妖獸實力也越強,可能真的有關係。」

白瑧手上一頓,「出竅期可以破開藍淵界的界壁,那這個小世界比藍淵界強?」

小紅搖了搖頭,一邊覷著白瑧手中的果子,一邊道:「我沒去過藍淵界,不知道。」

傳承中大多是先輩們見過的震撼景象,用人修的話說,就是囫圇著過了一遍,之前只挑了些對它有用的看了下。

回想著傳承中見過的世界,「」

「你不是說」

她跳上樹梢,舉目往那處看去,

白瑧掏出個靈果,小紅眼睛一亮,沒敢上嘴去搶,小眼睛忽閃忽閃地看向白瑧,雙翅捧住鳥臉,黑曜石般晶亮晶亮的,連頭上的冠羽也開始搖擺。

白瑧……你火鳳的高傲呢?為了一顆黃階靈果賣萌?

敢情是就跟她高傲了,傳說中的軟飯硬吃?

收回手,看著它,問道:「界壁的強弱和小世界中生靈的修為高低有關係嗎?」

小紅的口水險些流下來,這個果子它上次吃過,靈力很充沛,對它有一點點好處。

聽她問話,小紅忍著口水,偏過頭再次仔細回想起來。

白瑧也垂眸,還是那次做接引使任務時,才知道原來她生活的這個青穹界還下轄著四個小世界,正是藍淵界、大荒界、朱炎界和青木界。

白瑧也垂眸,還是那次做接引使任務時,才知道原來她生活的這個青穹界還下轄著四個小世界,正是藍淵界、大荒界、朱炎界和青木界。

。 剛好這個時候,顧擎天和艾米麗來到了重症病房前。

聽到了兩人的對話,顧擎天將一個U盤交給了靳子桐,「靳子塵死亡的真相都在這個U盤裏,如果不信,你可以找鑒定師堅定這U盤有沒有被篡改過!」

靳子桐接過U盤,從玻璃窗外深深地看了一眼厲默川。

高靖宇見狀,蹙眉攬住了靳子桐的肩膀,「梓桐,我們先回去吧!」

靳子桐緊緊地捏了捏手中的U盤,臉色慘白地看着喬思語淡淡道:「真相究竟如何,我會調查清楚的……」

靳子桐掠過喬思語身邊的時候,喬思語冷冷地看着她警告道:「你最好祈禱厲默川沒事,否則我拼了命也會殺了你!」

聞言,靳子桐身子一僵,咬着唇離開了。

而高靖宇走了幾步,突然停下了腳步,「梓桐,你等我一下。」

說完,高靖宇走向了喬思語,「喬小姐,靳伯父上午跳樓身亡了,梓桐現在很痛苦很難過,這些年來她過的並不好……」

高靖宇留下這句話就離開了,喬思語卻愣在了原地。

靳元東竟然跳樓死了!

腦海里突然想起了最後一次見靳元東,那個時候他好像要碰厲默川,而她狠狠地推開了他,還說了最該死的人是他的話……

難道他是因為聽了她的話才……

越想喬思語越后怕,雖然她很恨靳元東,但她從來沒想過他死啊!

顧擎天見喬思語的臉色很難看,走過去拍了拍她的後背,「小語,別多想,靳元東結束生命跟你沒有任何關係!」

喬思語臉色慘白地點了點頭,「嗯,哥,我想進去看看默川,都十幾個小時了,他還沒醒過來,我怕……」

「去吧,我跟瑾言已經說過了。」

「謝謝哥……」

進重症病房的時候,喬思語還特意換上了一套無菌服。

病房裏很安靜,只有醫學儀器發出的滴滴聲,厲默川靜靜地躺在病床上,沒有絲毫生機。

喬思語走到床邊坐在椅子上后緊緊地握住了厲默川的手,他的手相較於手術室的冰涼,此刻還稍微有點溫度。

他的臉上也有很多傷,好像是爆炸的時候被碎片划傷的。

整個人都被白紗布裹得嚴嚴實實的,看起來像個古埃及的木乃伊。

「老公,你都睡了這麼久了,該起來了……以前都是你比我先起床,可這兩天你睡得太久了!

剛剛靳子桐來看你了,我不知道她抱着怎樣的目的來看你,但我發現她好像有點不一樣了……

還有一件事,我覺得還是告訴你好一點,靳元東死了,跳樓身亡……哎……他這輩子害了這麼多人,最後卻以這麼悲慘的方式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喬思語喋喋不休地說着,見厲默川還是沒什麼反應時,重重地嘆了一口氣,「老公,你睜開眼睛看看我好不好?我想讓你抱我,想讓你吻我,就是不想看着你睡覺……」

剛說着,喬思語突然發現厲默川的手指動了一下。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說完,王湘玲急匆匆朝車子走去,阿偉擔憂地看了喬思語一眼,「少奶奶,要不要我幫你叫輛車?」

「叫什麼車,她自己沒長嘴嗎?怎麼打傘的,我衣服都弄濕了……」

「對不起夫人!」阿偉一邊道歉,一邊跟著王湘玲走了。

一場鬧劇結束,場地就剩下了喬思語一個人,她低頭看了眼楚可可剛拿過來的傘,心頭一陣刺痛,「連你都覺得我很悲催吧?」

說完,沒再看那傘一眼,轉身毫無目的地走著,王湘玲叫她滾,靳子塵又抱著楚可可走了,今後她該怎麼辦才好?

不知道走了多久,喬思語被一個大力一拉,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中。

「怎麼那麼傻,下這麼大雨也不知道避一避,難道你也想上演苦肉計?」

熟悉傲嬌的聲音讓喬思語的神志稍微回來了不少,抬頭愣愣地看著眼前的俊臉,喬思語突然一下就笑了,「你是上天派來保護我的天使嗎?為什麼每次在我遇到困難,在我最痛苦最傷心欲絕的時候,你就會出現?」

這是厲默川第一次看到喬思語望著他笑的沒心沒肺,毫無保留的某樣。

她的臉色明明就很難看,蒼白又無助,可笑容卻耀花了他的眼睛。

雨勢不小,反而有越來越大的趨勢,察覺到她的身體在瑟瑟發抖,厲默川脫下了自己的西裝披在了她身上,「只要你開心,你說我是什麼,那我就是什麼……」

身上因為他的衣服暖和了不少,喬思語抬眸看向厲默川,想到他剛剛說的「難道你也想上演苦肉計」,所以他是看到了那一幕吧?

「你相信我是個心腸歹毒,不擇手段的女人嗎?」

「就你!?」厲默川撲哧一聲笑了出來,「你別侮辱這八個字好嗎?你跟心腸歹毒,不擇手段一點也沾不上邊,我還倒希望你能狠一點,這樣就沒人敢欺負你了……」

明明是譏諷的語氣,可喬思語內心卻感動不已,恰巧這個時候,不知道那家店的音樂放了起來。

「無情世界有你一個真心相信我,還有什麼值得難過值得想不通。

要拼了命痛快證明他們都看錯,你才看得到未來的我……」

緊接著耳邊響起了厲默川低沉性感的聲音,「陪你奮鬥有我強悍的溫柔,為你去沖有我呵護的怒吼,天地搖晃流星墜落不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