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把秦寶給放走了。」

突聽雷凌詢問秦寶,惶恐的秦鳳急忙開口向雷凌道歉解釋。

「哦?」

雷凌皺眉,面無表情的看着面前緊張的秦鳳。

秦鳳一瞬間,心跳加速。

看雷凌一言不發,就這樣看着自己,弄得她心裏忐忑不安。

「放了就放了吧!」

「反正我也沒想留他。」

「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他早就身首異處,我還會救他?」

雷凌搖頭忍不住笑了。

其實他早就知道秦鳳會把秦寶放走,所以壓根就沒有想把秦寶怎樣。

「你真的不怪我?」

秦鳳吃驚,瞪大眼睛看着雷凌,自己有點不相信。

「為什麼要怪你?」

「如果要怪,也怪你沒好好伺候我。」

雷凌原形畢露,一臉齷齪賊眉鼠眼的看着秦鳳。

一邊說,一邊伸手拽著秦鳳往床靠近。

秦鳳心慌,小臉一下通紅似火。

看到雷凌的樣子,她這才恍然大悟,雷凌剛才一下在嚇唬自己。

一定是蘇夢沒有滿足雷凌,所以這才想起自己來。

「男人,果真沒有一個好東西。」

羞臊的秦鳳,狠狠咬了咬嘴唇,隨後扭捏的配合雷凌,同時倒在床上,滿足雷凌的需求。

……

時間過得很快。

眨眼間已經是早上五點多,天空已經徹底放亮。

雷凌一行人,終於動身,準備啟程回返江都城。

考慮,有個別者無法飛行,雷凌決定坐最早的航班,也算是為大家考慮。

一個小時后。

天京機場。

李天龍親自送別雷凌等人上了飛機,而他自己也有一腔熱血,想要跟雷凌去江都城。

可他畢竟身份特殊,加上自己還要鎮守西京,所以他只能牽着小黎的手,忍心的轉身離去。

「天龍?」

「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嗎?」

回返李府的路上,跟着李天龍一起坐在車後面的小黎,突然露出呆萌的眼神看着李天龍問道。

「我?」

「最近幾天應該沒什麼事情。」

「到可以多陪陪你,你看怎麼樣?」

雷凌他們這次天京之行,讓李天龍收穫最大的就是愛情。

如今他與小黎的感情,說不上有多好,總之兩人性格挺合得來。

「太好了。」

「正好,我想回一趟老家。」

「順便讓我爸媽,看看他們的未來女婿,你覺得怎麼樣?」

小黎緊緊握著李天龍的手。

起初,自己擔心與李天龍相處不來,畢竟李天龍出身將門,如今更是一位鎮守一方的將軍,父親又是當今國主。

這在她們老家人說的話,自己是攀高枝了。

不過在與李天龍相處的兩天裏,她看到李天龍絲毫沒有架子,還對她百般呵護,這對她來說是幾輩子修來的福份。

「啊?」

「這麼快?我可是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呢?」

聽小黎要帶自己去見自己父母,李天龍一臉的驚訝,自然表現出幾分排斥感。

「哼!」

「我就說嘛?我就是在異想天開?」

「你可是大將軍,國主的兒子,怎麼可能跟我去窮鄉僻壤?」

看李天龍一副不願意的樣子,小黎立馬變得敏感起來,氣惱的甩開李天龍的手,自己兩手抱着肩膀,扭頭看向車窗外面在慪氣。

李天龍可是苦笑不得。

這才兩天熟悉期,小黎就這麼着急要讓他去見父母,他根本就沒有任何心理準備,難免會有點緊張。

「小黎?」

「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就是怕去了,你父母會看不上我?」

「畢竟我是個當兵的,只要邊關一打仗,我就得第一個衝上去,誰會把自己女兒嫁給這個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的?」

李天龍到挺說話。

他的這番話,一下子把小黎當成了寶,自己卻還不如草。

「天龍你?」聽到李天龍說出這些話,一瞬間感動小黎忍不住哭了。

她沒有想到李天龍會這麼想?

這是她的錯,是她太過敏感,害怕擁有又害怕失去。

「我沒事。」

「如果真的要去見你父母,你總得讓我準備準備吧?」

「總不能空着兩手?」

李天龍一臉的哭笑不得,看着流淚的小黎,他是真的不知怎麼安慰才好。

「天龍,你真好。」流淚的小黎,對李天龍的態度十分的感動,自己是真的多心了。

因為自己出身貧寒,生怕被人瞧不起,門不當戶不對。自己能夠碰上李天龍這樣的優秀的男人,她小黎就不該有疑心。

咣當!

就在李天龍與小黎擁抱在一起,讓小黎不在害怕,懂得珍惜的時候,突然車子好像裝了什麼一下,瞬間停在路中央。

「怎麼回事?」

李天龍皺眉,看向上方司機開口問道。

「將軍?上方有一輛逆行的車輛,與我們的車撞在一起了。」

開車司機已經被嚇的不輕,小臉蒼白不知所措。

要不是李天龍突然開口問話,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居然還有人逆行撞我們的車?」

李天龍皺眉。

看了小黎說道:「你在車上坐着,我下去看看怎麼回事。」

「我也去!」

小黎有些緊張,抓着李天龍的手不放,寧要跟着李天龍下車。

嘭嘭!

李天龍與小黎兩人一通下車,還沒有看清車外面情況,就見兩位身穿黑衣的男子,擋在李天龍的面前。

「你們是什麼人?」

李天龍看對來人不認識,他皺着眉頭開口問道。

「李將軍,國主有令,讓我們請李將軍,與這位小姐去見他。」

來人向李天龍點了點,后開口伸手有請李天龍與小黎跟他們走。

「我父親?」李天龍震驚,自己父親怎麼會知道自己在這裏,還要見小黎?

「天龍?我……?」小黎聽到國主要見自己,她頓時緊張起來,害怕的躲在李天龍的身後。

「沒事。」

「有我在,你怕什麼?」

李天龍扭頭沖着小黎笑着解釋后,收回目光看你的面前兩人,咬了咬牙便帶着小黎上車對方商務車。

天京國宴餐廳。

這裏是天京屈指可數,償盡天下美食的豪華星鑽級別的餐廳。

此時,李天龍與小黎,被帶到了國宴餐廳的樓下。

樓下豪車無數,能夠在這裏吃飯的人,在天京不是非富即貴,就是身份非凡的存在。

「你們不說是我父親要見我嗎?」

「怎麼會帶我來這裏?」

李天龍看了一眼車窗外面,見到這裏並不是紫禁城,他眉頭緊皺的問向坐在副駕駛的黑衣人。

而小黎,看到她們所在的位置,是天京最豪華的國宴餐廳,她的小臉驚呆了。

這種地方,她這輩子都沒有想過來過,因為這種地方消費十分昂貴,傳聞當今國主就經常在這裏吃飯。

『有錢人恐怕來不了幾次吧?』小黎心裏再驚嘆,隨後又看向樓下停車場,那一輛輛豪車,隨便一輛都得幾百萬,簡直就是有錢人的天堂。

「對不起將軍。」

「這是國主的意思,我們無權過問。」

面對李天龍的問話,坐在前面的黑衣人卻有點為難,直接搖頭拒絕泄露半點隱情。

。「趕緊起來!」

宋梵頗為無奈的說道。

胖子聞言蹦躂了起來,憨笑道:「梵哥,你煉製的丹藥呢?快給我看看。」

胖子兩眼放光,死死的盯著宋梵。

「這顆給你!」

宋梵拿出……

《蓋世殺神》第742章我很惜命的! 「五百萬!」

在場的幾個人齊齊的倒抽了一口涼氣!

作為一個尋常人,能有個五萬塊錢,對他們來說就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了。

要知道,在1998年的時候,一年除乾落凈咯,能攢下一兩萬塊錢,就已經算是小康家庭了。

可張權竟然開口就說出五百萬來……而且還是在極短的時間裡。

這個時間多長,沒人知道,但他們相信,湊足這五百萬的時間,絕對不會超過半個月!

因為一旦超過半個月,就不能實現半月內讓染雲網吧覆蓋蓉城的想法了!

而且最離譜的是,在場的幾個人心裡,沒有一個人會懷疑張權說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