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數四九,道演遁一……這次北域之行,或許就能看出在他和龐博之間,到底誰是那個天命了。」在確定方長老走遠后,靈見用普通話自語了這麼一句,隨後便也離開了山腳,開始向星峰之巔攀登。

不久后,他來到了屬於自己的悟道地,盤坐在了山水亭台間。

不過就在他準備引動星光入體,洗去一身纖塵的時候,星峰之上突然降落了一道虹光,並從躍下一個嬌柔的身影,向著他筆直地跑了過來。。 車子駛入大道后,李程問。

「總裁,你是想讓李安安看清傅藝橫的真面目?」

不然,總裁不會突然對李安安,惡語相向的。

褚逸辰冷聲「是,不然她還會一次次的上當。」

這次是個機會,太多的人想讓他們分開了,如他們的願,他想看看到底是哪些人在背後搞鬼。

花園裏,李安安看着褚逸辰遠去的車子,氣得咬牙切齒,太可惡了,他這是入戲太深了。

傅藝橫從客廳走出來。

看到李安安難受,心裏發疼,卻也得意。

「安安,我要去公司了,抱歉,我不請自來了,但我只是太擔心你了,對了阮潔的生日宴會,我幫她過,一起來吧。」

傅藝橫一臉的歉意。

李安安想了想點頭「好。」

雖然她的麻煩事,一大堆,也希望傅藝橫和阮潔好好在一起。

「那我走了,有事給我打電話,不用太難過。」

「好。」

李安安勉強的笑,現在她真是擔心,不知道褚逸辰是怎麼了。

傅藝橫坐進了車裏,嘴角不住的上揚。

終於走到了這一步了。

所以就讓他繼續加把火吧。

分開他們,讓安安回到他的身邊。

他拿出手機打電話。

「褚逸辰,已經厭惡了李安安,現在就看你的了,不要讓我失望。」

那邊祝小珍高興「我知道了。」

「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傅藝橫把電話掛掉。

想着給安安送什麼禮物,讓她能夠開心點,最後都否決掉,因為在她的眼裏現在自己還和阮潔有牽扯。

送什麼都不合適。

所以是時候處理了阮潔的事了。

「傅總,恭喜你。」

鄒應說,這就是所謂的精誠所至金石為開。

傅總要得到自己想要的。

傅藝橫靠在座椅上,心情很好,但很謙虛。

「還沒有走到最後,所以也不能高興得太早。」

可能是等得太久了,他現在反而變得謹慎小心翼翼。

也是因為自己太在乎她了。

鄒應出聲「傅總,沈俊要來了。」

他記得沈俊得罪了傅總,因為他傅總才沒有及時找到李安安。

傅藝橫神色冷了冷。

「竟然來送死了,但現在不能動他,畢竟他是安安的堂哥。」

因為這層關係,他可以容忍他的欺騙。

說不定還能幫他一把對付褚逸辰,但前提他要對安安好,如果不好,他會親手送他上路。

**

客廳,沈修然一籌莫展。

「安安,現在怎麼辦,你堂哥已經在飛機上了,如果褚逸辰不和解怎麼辦?」

李安安垂頭喪氣「我去樓上打電話問問。」

問問他,到底吃錯了什麼葯!

到了卧室,她打褚逸辰的電話。

結果接聽的是李程。

「李安安,總裁答應你,不會動沈俊。」

李安安來火「所以他是什麼意思?為什麼不接我電話。」

「總裁說這是你想要的!」

「誰想要了!」

她真生氣了。

「那你就理解為,總裁要給夫人一個交代吧。」

李安安握緊手機,可惡的男人,昨晚還說得甜言蜜語的,現在就這麼對待他。

「我生氣了,我不會原諒他的。」她吼。

李程「最好不要,總裁吃軟不吃硬。」

「……」

李安安感覺都要心肌梗塞了。

「還有李安安,你要注意按時吃飯,按時睡覺,不要隨便和別的男人靠近,不要主動給別的男人打電話,不要…………………………」

李程念了一大堆,這些都是總裁親口交代的。

「做夢!」

李安安氣憤掛斷電話。

沮喪,其實褚逸辰這樣做,也不是沒有道理,畢竟她父親是沈昊穹,他要給白冬一個交代。

可是她還是難受。

偷香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晚上七點過,天剛變得有些昏暗,江塵雲三人就又出現在了師院老校區附近。

最近發生的三起強姦案,它們之間最大的聯繫,就是都發生在師院老校區附近三千米的範圍內,所以江塵雲等人選擇碰運氣的地方,自然會選在這附近。

至於今天這一下午的時間,張雅和公司也不是全無收穫,因為藍眼睛的泰……

《開局抽中七仙女》第一百一十四章影現 「你……你做什麼了!」

從戴御這裡能夠隱約間看到是刪除,他伸手將相機搶回來,緊張的翻看著裡面的照片。

要知道,攝影師相機中的任何照片都是他彌足珍貴的財富。

「你到底把什麼刪了!」

反覆翻看照片的戴御惱火的嚷著,此時李昊已經回到他的藤椅躺下,面對衝過來質問的戴御他笑了笑。

「放心吧,沒刪你的作品。」

「我剛才看到明明是刪除!」戴御握著相機皺眉,李昊突然間也火了起來大嚷,「我刪我自己的照片不行么?小兔崽子,你朝誰嚷嚷呢?!」

「啊?」

戴御頓時愣住,翻看了一圈后才發現,剛才他拍攝李昊的照片確實消失了。

「你……你怎麼把你自己的照片給刪了?」

「我願意!」

「是我拍的不好么,你不滿意么,你要是不滿意我可以重新給你拍的。」戴御輕聲低語,倒在藤椅上的李昊噴出一口長氣,「沒有,我就是不想留了,你拍的很好。」

「明明是要我拍的……」

「我不想拍了,聽不懂么?」突然間,李昊瞪著眼睛站了起來,「你個小崽子在這裡跟我嘟囔什麼,滾滾滾滾……趕快滾!」

「我可以……」

「滾!」

李昊惱火的大嚷一聲。

「你幹嘛呀!」就在這時,剛剛跟李昊有過爭吵的馬尾少女跑了過來,將戴御給抱住瞪著眼睛喊道,「你這麼大的人欺負個小朋友做什麼?」

「滾,趕快給老子滾!」

言語間,李昊抓著身旁的煙盒朝著戴御和馬尾少女扔了出去。

「神經病。」馬尾少女不爽的罵了一句,抓住戴御的手腕輕聲道,「走弟弟,咱們不跟這神經病計較,他腦子不正常。」

眼看著他們離開,李昊才重新坐到藤椅上戴上墨鏡。

腦海中……

還在不停的回想著戴御拍攝的那些畫面。

下意識抬了下頭,李昊朝著救援治療區的方向看了一眼,看他的動作好像是想做些什麼,可是又握緊拳頭坐了下去。

「神經病。」

從李昊那裡離開,馬尾少女還在不停的咒罵不停。

「怎麼了小玉姐。」

志願者中的人看到怒氣沖沖的馬尾少女都很在意的詢問。

「還不是那個貴少爺,這個小朋友幫他拍照,他還罵人家,幸虧我去了,要是我去晚了他都要打人。」馬尾少女無語道。

「害,跟那種人計較什麼?」

志願者的其他人都對李昊頗有微詞,可是也都很顧忌李昊的身份。

江南區最大製藥集團的少爺,跟他們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就算李昊再怎麼紈絝,他們也惹不起。

「誰跟他計較了,我都嫌噁心。」

馬尾少女不屑的撇嘴,旋即就看到不遠處有人潮匯聚。

「那面什麼情況?」

「啊,貌似是咱們江南的門派,聽說是青天門的人,他們在組織人員進城區中進行救援。」志願者中有知道消息的開口道。

「救援!?」

「嗯,貌似是他們門派的重要人員還被困在災區,他們要去營救,途中應該也會救一些百姓什麼的吧,反正他們要前往洛城災區是肯定的。那些圍過去的市民,都是想要拜託青天門把家人救出來,可是卻沒有誰加入到救援隊伍中。」

「這樣么?」

「害,真是……我不是武者,如果我要是武者的話,我一定去災區救那些市民,留在這就當個後勤算什麼本事。」

「儘力所能及即可,不管是前線還是後勤都很重要。」

馬尾少女輕聲寬慰著,又朝著人潮匯聚處看了幾眼默默的收回目光,旋即他就看到剛才一直跟在他身旁的戴御消失了。

「誒,你們看到那個小朋友了么?」

「沒有啊。」志願者愣了一下搖頭,旋即輕聲道,「估計是去拍攝去了吧,他那個年紀待不住的,又拿著相機……別管他了,他願意拍拍也好,未來也會成為很珍貴的照片啊。」

「對啊,說不定咱們還能上新聞呢。」志願者中有人咧嘴笑道。

「上你個頭的新聞,咱們是來做志願者的,不是來博名求利的,趕快好好乾活得了。」馬尾少女瞪了一眼,「趕快,推車在哪兒,咱們去發救援物資。」

殊不知,消失的戴御此時就在青天門外的人群中。

「讓一下!」

「讓一下,謝謝!」

戴御拿著相機從人潮中往前擠,好不容易才擠到最前面的他,瞬間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