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記憶最深刻的就是,那天一起相約去看升國旗,在天安門廣場待了一晚上,漫漫長夜兩人就坐在天安門城樓前面花壇的臺階上,看着長安街來來往往的車,我突然想到了《士兵突擊》裏面的班長史今,他退伍時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看一眼自己保衛的北京,當車子駛過長安街的時候,他的那種對部隊的不捨深入人心,終於等到了早晨,這裏早已經彙集了很多人,他們都是從全國各地趕來,只爲看一次升國旗。這是一種信念。

隨着國歌的奏響,五星紅旗隨之升起,慢慢的大家都開始唱國歌,最終紅旗在幾百人的大合唱中升至空中,那一刻我被周圍的這種環境震 …

View Post

“依我看,當下,我們最好就是把巨鷹王幹掉。現在,只有巨鷹、狐族和我們號角軍三者是這個東西的最直接利害關係者,狐族現在在我們這一邊,把巨鷹家族消滅了,興許這個危機就會暫時化解!”王力分析道。

其實這和陳一生之前的想法不謀而合,一共三個直接知情者甲乙丙,丙方聯合乙方幹掉甲方,這是降低消息擴散最高效的辦法了。 王力 …

View Post

“沒問題,我先替你問問需要提供什麼材料。”于慧伸出手,親暱地拍拍王楓的頭,“我這個弟弟腦子是怎麼長的,真是天才。你知道嗎?好多專家說…”于慧興奮的話說到一半就陡地打住了。本來她想起了昨晚賈老闆發脾氣時說的“那麼多所謂的資深專家、知名教授還比不上一個二十出頭的毛頭小夥子”這句話,想誇誇王楓的,忽覺不妥,這不是不打自招嗎?有夠笨的。

“什麼專家?說什麼?”王楓奇道。 “你不知道嗎?報紙上、網絡上有好多專家寫文章在評論你的這個產品了。有人說這是本世紀我國 …

View Post